中國故事如何破圈“出!

   這幾天,一組媒體預告海報吊足了很多網(wǎng)友的胃口!9”等啦、“8”面來(lái)風(fēng)、敬請“7”待……不禁令人感到好奇,浙江傳媒界在醞釀什么“大動(dòng)作”?

   今天,“神秘面紗”終于揭開(kāi)。浙江省全新打造的國際傳播機構——浙江省國際傳播中心(簡(jiǎn)稱(chēng)ZICC)正式掛牌成立。

   如果說(shuō),當今的國際傳播領(lǐng)域是一片澎湃的大海,那么浙江省國際傳播中心該如何在激蕩中站穩腳步、發(fā)出強音?

浙江省國際傳播中心

   一

   2021年5月31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體學(xué)習時(shí)強調,講好中國故事,傳播好中國聲音,展示真實(shí)、立體、全面的中國,是加強我國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的重要任務(wù)。

   把時(shí)間的尺度拉長(cháng),百余年來(lái),我們在國際傳播上的嘗試和努力,其實(shí)從未停歇。

   中國共產(chǎn)黨成立早期,《少年》等在海外創(chuàng )辦的刊物,向世界傳播了“覺(jué)醒之際”的中國主張;革命時(shí)期,毛澤東同志和斯諾在窯洞里對談,一本《紅星照耀中國》讓“紅色中國名天下”;新中國誕生后,背負著(zhù)“讓全世界都能聽(tīng)到我們的聲音”使命的新華社,努力發(fā)聲于五洲四海;待到改革春風(fēng)吹拂大地,宣傳好北京亞運會(huì )等“歷史瞬間”,世界看到了一個(gè)“別有鮮花滿(mǎn)庭香”的中國;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我們對外發(fā)聲的音量更大、中氣更足。

   如今,我們在國際傳播方面仍然存在亟待進(jìn)一步改進(jìn)的空間。

   一方面,我們“有話(huà)卻說(shuō)不出”。從陣地上來(lái)看,國際信息傳播的主要媒體和平臺基本掌握在美西方手中。在別人的“地盤(pán)”上蹦跶,傳播會(huì )受到各種各樣的限制,這從客觀(guān)上導致我們的話(huà)語(yǔ)權有時(shí)很難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。中國發(fā)展的“暖意”有時(shí)傳遞不出去;潑到我們身上的“臟水”,我們有時(shí)難以有效駁斥。平臺那些或明或暗的限流、貼標簽、封禁等手段,就像一個(gè)物理意義上的“回音壁”,把我們想說(shuō)的話(huà)“反彈”了回來(lái)。

   另一方面,他們“沒(méi)理還說(shuō)不!。一些西方國家固執己見(jiàn)地只聽(tīng)自己想聽(tīng)的、只說(shuō)自己想說(shuō)的。中國發(fā)展好了,他們就鼓吹“中國威脅論”,以“去風(fēng)險”之名掩蓋“脫鉤”之實(shí);中國GDP增速放緩了,“中國見(jiàn)頂論”開(kāi)始甚囂塵上……

   身處風(fēng)云變幻的國際輿論場(chǎng),失了陣地就失了底氣,丟了話(huà)語(yǔ)權就丟了“界定真相”的權力。如果不主動(dòng)搶占輿論陣地,就只能在一次次被捂住嘴巴、卡住嗓子之時(shí),打掉牙往肚里咽,悶聲吃“啞巴虧”。

請點(diǎn)擊查看原文及視頻

   二

   我國國際傳播發(fā)展至今,一個(gè)鮮明的變化正在發(fā)生——國際傳播重心逐步下移、地方國際傳播實(shí)踐廣泛開(kāi)展。

   早在2022年,四川、甘肅、海南等省份就率先布局國際傳播,聚合當地特色資源建設國際傳播中心;到了2023年,這陣風(fēng)則吹到了更多地方,一些省市國際傳播中心就像“雨后春筍”般接連冒尖。地方紛紛入局國際傳播,可以說(shuō)是時(shí)勢所趨、大局所需、機遇所在。

   格局再造,“小地方”能成為“大主角”。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國際話(huà)語(yǔ)權更多掌握在美西方媒體、機構、政客手中,這并不意味著(zhù)我們就失去了能夠主動(dòng)作為的條件。隨著(zhù)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滾滾而來(lái),平民化、多元化的傳播格局日益形成,每個(gè)地方、每個(gè)人都有了展示自己、走向國際的機會(huì ),可以因地制宜、各展所長(cháng),發(fā)出自己的聲音,爭取能在國際輿論場(chǎng)上占據一席之地。比如,貴州省國際傳播中心曾開(kāi)啟“村超”“村BA”全球英文直播,不少外國網(wǎng)友被熱烈的氛圍、純粹的熱愛(ài)所打動(dòng),貴州大山里的村民和大洋彼岸的網(wǎng)民,發(fā)生了奇妙的“化學(xué)反應”。

   壯大力量,打造“萬(wàn)船出!备窬。在當下國際輿論場(chǎng)中,“中國聲量”與“中國體量”之間還存在著(zhù)明顯差距。要破此困局,不能光靠某一支隊伍,不能光唱“一個(gè)腔調”,不能光展現“一副面孔”。此時(shí),地方國際傳播力量“八仙過(guò)海,各顯神通”,有助于充分發(fā)揮他們的主動(dòng)性、創(chuàng )造性,挖掘好上下5000多年的中華文明、傳播好960多萬(wàn)平方公里上的生動(dòng)故事,讓國際社會(huì )能夠多側面、多視角地了解中國。

   借勢發(fā)展,“等風(fēng)來(lái)”不如“追風(fēng)去”。曹雪芹曾在《臨江仙·柳絮》中,以一句“好風(fēng)憑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道出借勢發(fā)展的重要性。布局國際傳播也是如此,這并不是地方媒體單方面的“為愛(ài)發(fā)電”,而是能夠與中央媒體“國家隊”互利互補,構成立體式的傳播矩陣。對于地方來(lái)說(shuō),這是一個(gè)“迎風(fēng)起舞”的難得機遇,塑造地方良好的國際形象很有必要。地方特色資源被盤(pán)活了、基層創(chuàng )新活力被激發(fā)了、城市知名度美譽(yù)度提高了,資本、人才等資源自然就“聞著(zhù)香味來(lái)了”。

西湖 圖源:視覺(jué)中國

   三

   正所謂“兵馬不動(dòng),糧草先行”。浙江省國際傳播中心正式亮相,不僅做好了準備,也有自己的優(yōu)勢。

   比如,浙江經(jīng)濟外向度較高。就像余秋雨說(shuō)的:“就算是再遠的土地上,都能找到浙江商人的腳步!狈植荚谑澜180多個(gè)國家和地區的200余萬(wàn)華僑華人,讓我們有信心把“外貿大省”“僑務(wù)大省”變成“外宣大省”。再如,浙江豐富的改革經(jīng)驗、媒體資源、優(yōu)質(zhì)人才,都是我們國際傳播“出!钡牡讱馑。

   那么,浙江省國際傳播中心又該如何講好浙江故事、講好中國故事?

   有“好故事”更要“會(huì )講故事”。故事動(dòng)不動(dòng)聽(tīng),不光看誰(shuí)嗓門(mén)大、腔調高,更要看故事背后的文化、思想、精神能不能真正打動(dòng)人。浙江可以說(shuō)是“一位有故事的同學(xué)”。萬(wàn)年上山、八千年跨湖橋、七千年河姆渡、五千年良渚、千年宋韻、百年紅船讓故事更有“文化味兒”;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很多重要思想、實(shí)踐都能從浙江找到“源頭”,故事充滿(mǎn)“時(shí)代味兒”。我們要挖掘好這些鮮活的故事,提升講故事的能力水平,面向世界把故事講好。

   把陳情和說(shuō)理結合起來(lái)。中西方存在文化、價(jià)值觀(guān)差異,這是很難避免的。就好比國外電影總在講述“英雄拯救世界”,而《流浪地球》等國產(chǎn)電影則講究“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”。我們做國際傳播,不能自顧自地講道理,卻不管別人是不是能夠接受?尚、可愛(ài)、可敬的中國形象不僅在宏觀(guān)數據、重大成就里,也在老百姓的一日三餐、萬(wàn)家燈火里。而這些微觀(guān)的、平實(shí)的、親近的細節,更容易激發(fā)人們內心的共情,超越“你”和“我”的差異,形成“我們”的情感共鳴。

   每個(gè)人都是“最小單元”。最近,有一群外國人很忙。在TikTok和YouTube上,有大量博主發(fā)布了“144小時(shí)免簽游中國”的“特種兵之旅”Vlog,不出機場(chǎng)就能坐地鐵直達各地、手機上就能搞定一切……視頻“刷屏”后,不少外國網(wǎng)友驚呼“這還是我想象中的中國嗎”。進(jìn)入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,其實(shí)每個(gè)人都是國際傳播的“最小單元”,專(zhuān)業(yè)的人用專(zhuān)業(yè)的方式講,普通人用自己的生活體驗來(lái)講……而國際傳播中心則要把這些“巡洋艦”“破冰快艇”“客船”等都編入隊列、用好資源,打造一支堪比“六邊形戰士”的“出海艦隊”。

   就像一句老話(huà)說(shuō)的,天南海北的人,我們都有著(zhù)自己的故事。一個(gè)個(gè)生動(dòng)的闡釋、一次次親切的講述,不知不覺(jué)之間,一個(gè)可信、可愛(ài)、可敬的中國,就能走進(jìn)全世界更多人的心中。

 

時(shí)間:2024-05-31 來(lái)源:浙江宣傳
作者:之江軒 編輯:劉卓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