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偉國:首次

《天香》 李羨唐先生的贈畫(huà)

首  次

   初進(jìn)《寧波報》社,在1980年春四月。

   它剛剛復刊,我初初加入,就有了好多值得回憶的第一次。

   值得回憶的第一次中,最意外的是我的第一次獲獎,這還是《寧波報》復刊后首次的省級好新聞一等獎。

   在當初的報社稿件重要性排序中,政治活動(dòng)是第一位的。市委、市政府(當時(shí)還是市革委會(huì ))的重大活動(dòng),必定刊發(fā)在第一版的顯要位置。然后,才是經(jīng)濟與文化活動(dòng)的消息報導。在經(jīng)濟報導中,工業(yè),農業(yè),特別是重大的工業(yè)生產(chǎn)活動(dòng)在版面上也有突出的位置,財貿報道就靠后站站了,只有節日前的市場(chǎng)供應消息間或能上一版。我當財貿記者,自覺(jué)比較邊緣,矮人一頭。

   搞財貿報道也有其好處,一是百姓關(guān)心,小新聞常有大反響;二是采訪(fǎng)方便,商業(yè)單位與大型商場(chǎng)都集中在市區。如有好的題材,一天寫(xiě)一篇稿件不成問(wèn)題,按農民的話(huà)來(lái)說(shuō),工分比較好賺,還有時(shí)間精耕細作。

   那就揚長(cháng)避短,多跑多寫(xiě),以勤補拙唄。真的是,愚者千寫(xiě),或有一得,居然進(jìn)報社的第二年就得了省里的一等獎!得獎的稿件是《源康布店堅持23年辦好裁片柜》,1981年12月03日發(fā)在《寧波報》第二版頭條。

   這篇稿件從題材看,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宏觀(guān)敘事,即便放在商業(yè)這一塊領(lǐng)域看,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話(huà)題;從結構與文字看,也沒(méi)有什么特殊的編排與高級的形容詞。然而,正因為其小,卻由小見(jiàn)大,突出了今天仍要節約利民、仍要勤儉持家的導向,贊賞了商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要為民解憂(yōu),不能利薄不干的理念,因此這報道既受讀者歡迎、也博得了報社的青睞。精心制作的副標題“剪刀頭下省棉布、生意雖小意義大”,起到了畫(huà)龍點(diǎn)睛的作用;文章中的開(kāi)頭與轉折處恰到好處地引用了百姓的話(huà),提高了文章的可讀性;一些說(shuō)明問(wèn)題的數字也穿插安排得比較妥當,讀來(lái)不覺(jué)生硬與枯燥。

   有道是,踏破鐵鞋無(wú)覓處,得到全不費功夫。當時(shí),曾挖空心思地去典型單位蹲點(diǎn),與先進(jìn)人物交友,卻收獲甚微;而那天去源康布店是采寫(xiě)節日供應花絮去的,順口問(wèn)了句“最近哪個(gè)柜臺生意好勿?”不料引出了商店負責人滔滔不絕的長(cháng)篇介紹。實(shí)事求是地說(shuō),裁片柜這一亮點(diǎn)是淹沒(méi)在“節前銷(xiāo)售一派興旺”的眾多言詞中的。

   聽(tīng)著(zhù),聽(tīng)著(zhù),想起了老師們耳提面命多次的話(huà):稿件要上檔次,身子要沉下去;要帶眼睛耳朵去,更要帶“心”去;要想想什么是讀者想要知道的事。這樣一過(guò)濾,采訪(fǎng)有了重點(diǎn),寫(xiě)作有了分寸。

   行話(huà)說(shuō),九分采訪(fǎng)一分寫(xiě)。這話(huà),在這稿件上體現得比較充分。

(2024年05月23日)

   范偉國,高級記者。寧波報1980年復刊時(shí)的首批記者之一,2000年任人民日報社駐重慶記者站站長(cháng),2005年任人民日報社華東分社副總編兼《國際金融報》社長(cháng)。上海市新聞工作者協(xié)會(huì )第六屆常務(wù)理事。著(zhù)有《江海擷英》《海上語(yǔ)絲》《詩(shī)詞歲月》《浮生記趣》《浮生記閑》《浮生記悠》等。

 

時(shí)間:2024-05-29 來(lái)源:浙江省記協(xié)
作者:范偉國(“天地孤旅”微信公眾號) 編輯:劉卓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