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富春山居圖》是如何畫(huà)出來(lái)的

   青山郁郁,江水悠悠。元至正七年(公元1347年),79歲的黃公望在杭州富陽(yáng)山居的南樓,起筆要為這片山水作一幅畫(huà),送給同行的師弟無(wú)用師。

   富春江畔是黃公望的隱居地之一,作為當時(shí)知名的大畫(huà)家,作畫(huà)贈友再平常不過(guò)。但若站在后來(lái)回望,那一天不同尋常,黃公望所畫(huà)的,便是中國十大傳世名畫(huà)之一的《富春山居圖》。

   “若覺(jué)人生太艱難,勸君讀讀黃公望”。在黃公望跌宕起伏的人生里,在《富春山居圖》分分合合的故事中,后人作出了各種各樣的解讀。

   人生傳奇,畫(huà)也傳奇。這幅黃公望人生中最重要的畫(huà)作,是如何畫(huà)出來(lái)的?

黃公望 圖源:“杭州文史”微信公眾號

   一

   黃公望成為“職業(yè)畫(huà)家”時(shí),已經(jīng)50歲了。那一年,他拜大書(shū)畫(huà)家趙孟頫為師,成為了松雪齋中的一名學(xué)生。

   不得不說(shuō),在繪畫(huà)方面,黃公望的天賦是驚人的!鞍肼烦黾摇钡乃,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中國山水畫(huà)的一代新風(fēng)貌,成為“元四家”之首;他所寫(xiě)的《寫(xiě)山水訣》,是中國古代重要的山水畫(huà)論著(zhù)。

   50歲之后,黃公望徹底放下了對世俗功名的追求,在江南山水之間一邊云游,一邊磨煉畫(huà)技。因此,畫(huà)《富春山居圖》之時(shí),黃公望雖已身處晚年,但無(wú)論是心態(tài)還是技藝,卻正處于巔峰期。

   答應為無(wú)用師作畫(huà)之后,黃公望并沒(méi)有在富春江畔完成這幅畫(huà)作!靶员緪(ài)丘山”的他,畫(huà)了一部分后,就將畫(huà)留在山居中出門(mén)了。三年間,他的行蹤飄忽不定。其間,他偶爾會(huì )回到富陽(yáng)畫(huà)上幾筆,同時(shí)還完成了另外幾幅畫(huà)。

   到了1350年,《富春山居圖》仍未完成。無(wú)用師急了,生怕有人半途“搶走”,他讓黃公望在畫(huà)上提前寫(xiě)了篇“小作文”,聲明此畫(huà)是送給“無(wú)用師”的。

   之所以畫(huà)得這么慢,還真不是黃公望有拖延癥,而是跟他的作畫(huà)習慣有關(guān)。他的許多作品都不是一氣呵成,而是先畫(huà)個(gè)大致模樣,其后再在畫(huà)上反復修改,或淡筆勾勒,或濃墨渲染,這個(gè)時(shí)間跨度長(cháng)短不一,其中歷時(shí)最長(cháng)的一幅畫(huà)前后用了10年之久。

   被“催稿”的黃公望,將《富春山居圖》放進(jìn)了行囊里,跟隨他一起云游山水。興之所至,黃公望就會(huì )拿出來(lái)畫(huà)上幾筆,用他自己的話(huà)說(shuō),就是“五日畫(huà)一山,十日畫(huà)一水”。

   也許是江南山水里吸引他的地方太多,《富春山居圖》最終畫(huà)成了一幅約7米的長(cháng)卷。

   隨著(zhù)畫(huà)卷徐徐展開(kāi),富春山水躍然紙上。奇峰聳立,山上樹(shù)木叢生,“一峰一狀,一樹(shù)一態(tài)”,山間村舍茅亭錯落有致,隱約可見(jiàn)書(shū)生樵夫。數峰之間,富春江上煙波浩渺,漁夫垂釣,悠然自得。

   咫尺之間,見(jiàn)山河人間,《富春山居圖》在歷代都被稱(chēng)頌為神品。明朝畫(huà)家鄒之麟認為,黃公望如“書(shū)中之右軍”,而《富春山居圖》就是畫(huà)中的《蘭亭》。

上卷:《剩山圖》縱31.8cm 橫51.4cm 圖源:“文旅中國”微信公眾號

下卷:《無(wú)用師卷》縱33cm 橫636.9cm 圖源:“文旅中國”微信公眾號

   二

   黃公望完成《富春山居圖》送給無(wú)用師后,畫(huà)卷再次被歷史所記載,已是明朝成化年間,收藏者是著(zhù)名畫(huà)家沈周。

   到了清代,收藏家吳洪裕在彌留之際想火燒《富春山居圖》為自己殉葬,畫(huà)卷被搶救出來(lái)后,變成了兩截,就此天各一方。直到2011年,在海峽兩岸的共同努力下,才完成了《富春山居圖》的合璧展出。

上圖為《富春山居圖》殘卷,現藏于浙江博物館 圖源:“國家人文歷史”微信公眾號

   值得慶幸的是,《蘭亭序》真跡今日已不可見(jiàn),《富春山居圖》雖遭受火厄,分成《無(wú)用師卷》《剩山圖》兩截,但在經(jīng)歷數百年時(shí)光和輾轉多人之后,依然留存于世。

   在《富春山居圖》顛沛流離的時(shí)光中,它給后人留下了眾多的謎團,比如黃公望所畫(huà)的山水,具體位于哪個(gè)地方?

   隱居于此,黃公望對富春山水的熱愛(ài)是毋庸置疑的,除了《富春山居圖》外,他還畫(huà)有《富春大嶺圖》和《秋山招隱圖》,使得富春山水譽(yù)滿(mǎn)天下。

   “峰巒渾厚,草木華滋”,《富春山居圖》所展現的恬淡天真讓許多人心馳神往,但你若實(shí)地尋訪(fǎng)畫(huà)中山水,卻難以找到完全吻合的地方。

   實(shí)際上,黃公望創(chuàng )作之時(shí),并沒(méi)有給畫(huà)卷命名。他所畫(huà)山水的原型雖來(lái)源于富春江畔,但卻并非完全寫(xiě)實(shí)。

   古人學(xué)繪畫(huà),有師古人和師造化兩種路徑。黃公望兩者兼重,尤其喜歡以自然為師,對著(zhù)山水寫(xiě)生、打草稿,在實(shí)地觀(guān)察中汲取繪畫(huà)的靈感。因此,有人評價(jià)黃公望是“走荊關(guān)于筆下,羅丘壑于胸中”。

   如果你能穿越回元末的富春江邊,或許會(huì )看到一位老者背著(zhù)畫(huà)袋或泛舟江上,或徙于山間,或登高遠眺,他正是“搜盡奇峰打草稿”的黃公望。

   久居江南,山水看多了,胸中自有丘壑!陡淮荷骄訄D》中的山、水、樹(shù)、屋,都是由黃公望從江南山水中攫取的精華組合而成,也是他內心情感的流露。

   “鳶飛戾天者,望峰息心;經(jīng)綸世務(wù)者,窺谷忘反”。通過(guò)繪畫(huà),黃公望建構了一個(gè)心中的江南,而后人也得以在品賞中感悟人生,心脾俱暢。到了現代,青山綠水的“富春山居圖”成為浙江鄉村幸福生活的意象,田園詩(shī)畫(huà)和曠世名作在精神上實(shí)現了共通。

《富春山居圖》(剩山圖卷) 圖源:“浙江博物館”微信公眾號

   三

   有人說(shuō),只有讀懂《富春山居圖》,才能讀懂黃公望。黃公望將人生的艱難困頓和經(jīng)歷回甘淬練成感悟與體會(huì ),化作筆下的一川江渚、沙汀平疇,凝結成紙上的峰回路轉、煙云供養,成就了聞名中外的絕世佳作。

   出生于南宋末年,去世于元朝末年,黃公望漫長(cháng)的一生中,幼年喪父、中年入獄,滿(mǎn)腹才華只能為吏,在人生的最低谷,他用繪畫(huà)達成了與生活的和解。

   50歲從頭再來(lái)也不晚,以“大癡”為號,黃公望癡迷于觀(guān)山水、品山水、畫(huà)山水,從山水的自然形態(tài)和運行規律中悟到人生的哲理,濃縮為“堅柔并蓄”的山水智慧。

   先說(shuō)山之堅。長(cháng)年跋山涉水寫(xiě)生,黃公望靠著(zhù)堅韌和不屈的意志走出了人生的低谷,在晚年攀上了藝術(shù)的頂峰,實(shí)現了逆風(fēng)翻盤(pán),正應了他本名中的那個(gè)“堅”字。

   再說(shuō)水之柔!吧仙迫羲,水善利萬(wàn)物而不爭”。面對人生的至暗時(shí)刻,黃公望放棄對世俗名利的追逐,調轉了人生的方向,雖然過(guò)程曲折,最終都奔入了大海。

   “丹青不知老將至,富貴于我如浮云”。身處亂世,江上清風(fēng)、山間明月并不是黃公望逃避的退路,而是他人生的歸處。

   黃公望放下了他人眼中的功成名就,在山水和繪畫(huà)中找到了內心的從容,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度過(guò)了后半生,并將創(chuàng )作延續到了人生的最后階段。

   因此,閑來(lái)讀讀黃公望、品品《富春山居圖》的故事,或許我們每個(gè)人都能從中汲取到一份毅然前行的力量,去努力畫(huà)出自己人生的精彩圖卷。

 

時(shí)間:2024-05-07 來(lái)源:浙江宣傳
作者:杭軒  編輯:劉卓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