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盾與《漢口民國日報》

《漢口民國日報》報樣

   1926年底,茅盾任《漢口民國日報》總主筆,僅僅42天時(shí)間,就為這份“共產(chǎn)黨辦的第一張大型日報”創(chuàng )作了34篇文章,影響廣泛。

主筆《漢口民國日報》

   1926年12月上旬,沈雁冰(茅盾)接到武漢來(lái)電,黨中央擬派他到中央軍事政治學(xué)校武漢分校任教。月底,茅盾到達武漢。

   1927年4月初,中央決定讓茅盾主筆發(fā)行量超過(guò)萬(wàn)份的《漢口民國日報》。

   《漢口民國日報》于1926年11月20日創(chuàng )刊,館址設在漢口歆生路忠信二里4號(現江漢路泰寧街2號),編輯部設在德安里1號;董必武任經(jīng)理,主編宛希儼,毛澤民負責行政工作。

   《漢口民國日報》是北伐軍攻克武漢后,由北伐軍總政治部和國民黨湖北省和漢口市黨部共同籌辦的。國民黨中央黨部遷漢后,由國民黨中央黨部和省、市黨部聯(lián)辦,后改為國民黨省黨部機關(guān)報,也是共產(chǎn)黨開(kāi)展革命統一戰線(xiàn)工作的重要輿論工具。

   這張報紙受中共中央宣傳部指導,宣傳武漢國民政府的革命政策,報道北伐戰爭的勝利,支持工農群眾運動(dòng),揭露帝國主義與新舊軍閥的罪惡行為,在全國及國際上頗有影響。

   4月29日署名“雁冰”的社論——《歡送與歡迎》見(jiàn)報,內容涉及歡送北伐將領(lǐng)出征、國際工人代表回歐,歡迎日本工人代表抵鄂。翌日,茅盾又發(fā)社論《怎樣紀念今年的五一節》。

   4月28日,李大釗英勇就義。5月4日的《漢口民國日報》,同署“雁冰”發(fā)了兩篇社論。第一篇是《“五四”與李大釗同志》,指出:“我們對于李大釗同志等的被害,無(wú)限的悲哀,我們一定要從悲哀中生出更大的勇氣與反革命派決一死戰!钡诙恰陡锩叩娜蚀取,揭露蔣介石秘密絞死江蘇黨部負責同志等20余人的殘暴罪行。

   1927年5月5日,茅盾發(fā)表社論《五五紀念中我們應有的認識》,指出:當日是馬克思的生日,也是6年前孫中山就職臨時(shí)大總統之日,應把“新三民主義”和馬克思主義結合起來(lái),并“更清楚地認識我們的使命,切實(shí)擔負起這個(gè)使命來(lái)”。

   5月7日署名“雁冰”的社論《〈廿一條〉與一切不平等條約》發(fā)表。9日署名“珠”的社論《袁世凱與蔣介石》,指出:“蔣介石實(shí)在是一個(gè)具體而微的袁世凱,他比吳佩孚、張作霖、孫傳芳等更能學(xué)袁世凱……他的覆亡一定比袁世凱更快,他結局一定比袁世凱更壞!……打倒袁世凱后身的蔣介石!”10日又發(fā)社論《蔣逆敗象畢露了》(署名“珠”),文中指出在北伐軍節節勝利的大好形勢下,“一須武裝民眾,二須嚴厲鎮壓武漢反動(dòng)派,三須根本鏟除鄉村封建勢力”。

   11日發(fā)表社論《鞏固后方》(署名“珠”)。當天,駐漢口的英國水兵開(kāi)槍打傷碼頭工人1人,工人聞?dòng)嵲萍,外交部派員到場(chǎng)調查。次日,署名“雁冰”的社論《英帝國主義又挑釁》發(fā)表。13日,發(fā)表社論《前方勝利中我們的責任》(署名“珠”)。16日發(fā)表社論《祝中央軍事政治學(xué)校特別黨部成立大會(huì )》(署名“雁冰”,以下亦然)。20日,發(fā)表社論《鞏固農工群眾與工商業(yè)者的革命同盟》;21日發(fā)表政論《工商業(yè)者工農群眾的革命同盟與民主政權》,希望工商業(yè)者加入革命陣線(xiàn)。

批判反動(dòng)軍閥

   5月21日,許克祥在長(cháng)沙發(fā)動(dòng)馬日事變。當日叛軍即被擊潰,武漢人心大定。第二天《漢口民國日報》發(fā)表社論《夏斗寅失敗的結果》,指出:“夏斗寅的失敗是對蔣介石的沉重打擊!23日發(fā)表社論《我們的出路》,指出:“我們有出路!我們已經(jīng)到了出路之口,再進(jìn)一步,就是勝利!”25日副刊第20號發(fā)表雜文《“五卅”走近我們了》。26日的社論《整理革命勢力》指出:整理革命勢力的目的是“建立鄉村自治機關(guān),確定鄉村的民主政權”,“切切實(shí)實(shí)為一般農民謀利益”。29日,發(fā)表社論《英俄絕交之觀(guān)察》。

   6月4日,署名“雁冰”(下同)的散文《讀李品仙軍長(cháng)等東電》見(jiàn)報。6日發(fā)表社論《民眾應認識有獎債券之性質(zhì)》,9日發(fā)表社論《鄭汴洛克復后之革命形勢》,11日發(fā)表社論《楊森潰敗之觀(guān)察》,12日發(fā)表社論《負傷同志的娛樂(lè )問(wèn)題》,13日發(fā)表社論《歡迎中央委員會(huì )暨軍事領(lǐng)袖凱旋與湖南代表團之請愿》,14日發(fā)表社論《撲滅本省各屬的白色恐怖》,15日發(fā)表政論《長(cháng)沙事件》,18日發(fā)表社論《肅清各縣的土豪劣紳》,24日發(fā)表社論《論上海之反日運動(dòng)》,揭露蔣介石暗中指使紅槍會(huì )以反日為幌子,在信陽(yáng)、柳林等地掘斷路軌擾亂北伐軍后防的罪惡陰謀。

   7月7日,署名“雁冰”的社論《武漢市民怎樣解除目前經(jīng)濟的痛苦》發(fā)表。第二天茅盾寫(xiě)完最后一篇社論《討蔣與團結革命勢力》后,給汪精衛寫(xiě)了一封信,辭去主編一職。當天就和毛澤民一道轉入“地下”,“失蹤”在一個(gè)棧房里。

   隱蔽了半個(gè)月光景,茅盾和宋云彬等人奉命赴九江,到達后因路途阻塞,經(jīng)牯嶺回到上海。這時(shí)又遭國民黨反動(dòng)派通緝。從此他開(kāi)始了文學(xué)活動(dòng),先后寫(xiě)出《幻滅》《動(dòng)搖》《追求》三部連續的中篇小說(shuō)。

   7月18日,董必武辭去《漢口民國日報》經(jīng)理職務(wù)。1927年7月寧漢合流,共產(chǎn)黨人被迫撤出報館,報紙性質(zhì)隨之改變。該報于同年9月30日終刊。

“共產(chǎn)黨辦的第一張大型日報”

   《漢口民國日報》是全國性的報紙,它在上海、北京、廣州、南昌、長(cháng)沙、福州、莫斯科、日內瓦、倫敦、巴黎、紐約都聘有特約通訊員。該報日出12版,巧妙地把貫徹孫中山制定的新三民主義政綱與宣傳中國共產(chǎn)黨最低綱領(lǐng)(即民主革命綱領(lǐng))相結合,內容豐富,綜合性、戰斗性強。它開(kāi)辟多種專(zhuān)欄,大量刊登工農運動(dòng)和婦女解放的消息,如實(shí)記載了中國共產(chǎn)黨領(lǐng)導下的轟轟烈烈的人民革命運動(dòng),比較全面地反映了武漢政府時(shí)期政治、軍事、經(jīng)濟、外交、文化等方面的情況。

   主編《漢口民國日報》時(shí),茅盾負責審稿,而后寫(xiě)一篇千字社論,斥責蔣介石。編輯部的編輯除一人是國民黨左派外,石信嘉、孫際旦、宋云彬、馬哲民(馬念一)、李達可、倪文海等都是共產(chǎn)黨員。

   據《茅盾回憶錄》記載:就該報的性質(zhì),是共產(chǎn)黨辦的第一張大型日報。報紙的辦報方針、宣傳內容、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由中宣部確定,茅盾任主編期間瞿秋白兼管武漢的宣傳工作!八囊欢鼻跋,政治形勢十分復雜,瞿秋白指示茅盾要著(zhù)重三方面的宣傳,一是揭露蔣介石的反共和分裂陰謀;二是大造工農群眾運動(dòng)的聲勢,宣傳革命道理;三是鼓舞士氣,作繼續北伐的輿論動(dòng)員。

   由茅盾主筆的34篇社論和其他文章,大體分為揭露蔣介石的反共和分裂陰謀;大造工農群眾運動(dòng)的聲勢,宣傳革命道理;鼓舞士氣,作繼續北伐的輿論動(dòng)員;揭露帝國主義的陰謀活動(dòng),宣傳反帝革命斗爭;根據當時(shí)革命形勢的需要,就某些具體問(wèn)題而討論。堅持共產(chǎn)黨的黨性原則,堅持黨的戰斗風(fēng)格和策略性,為黨的新聞工作者在革命統一戰線(xiàn)內部開(kāi)展新聞宣傳工作,提供了寶貴經(jīng)驗。

   (摘自2024年2月29日《人民政協(xié)報》)

 

時(shí)間:2024-04-22 來(lái)源:學(xué)習時(shí)報
作者:鄧濤 編輯:劉卓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