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t200d"><optgroup id="t200d"><tbody id="t200d"></tbody></optgroup></pre>
      1. 古籍資源數字化讓文脈傳承更久遠

           今年全國兩會(huì )上,不少代表委員表示,進(jìn)一步推進(jìn)古籍文獻保護與開(kāi)發(fā)利用,提升古籍保護人才培養水平。

           對于愛(ài)書(shū)人來(lái)說(shuō),最幸福的事,莫過(guò)于坐擁書(shū)城。據媒體報道,近日,國家圖書(shū)館建設的“中華古籍資源庫”再次更新,其在線(xiàn)發(fā)布的古籍影像資源已超10.4萬(wàn)部(件),目前全國各古籍收藏單位和個(gè)人累計發(fā)布的古籍及特藏文獻影像資源達13萬(wàn)余部(件)。這意味著(zhù),無(wú)論我們身處何地,只要打開(kāi)瀏覽器,就可以輕松“坐擁書(shū)城”了。不必說(shuō)古人從未享有過(guò)如此豐富的典籍資源,即便是幾十年前,這也是遙不可及的夢(mèng)想。

           在沒(méi)有公共圖書(shū)館的年代,一家一戶(hù)所能擁有的藏書(shū)是有限的。有“南國書(shū)城”之譽(yù)的寧波天一閣,最盛時(shí)藏書(shū)總量不過(guò)7萬(wàn)卷。清乾隆年間以舉國之力纂修的《四庫全書(shū)》,收書(shū)也只有3000多種、7萬(wàn)余卷。況且,那些書(shū)或隱于私宅或藏于秘府,普通人難得一見(jiàn)。在有了公共圖書(shū)館而古籍沒(méi)有數字化的年代,借閱古籍雖然便利了許多,但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很多學(xué)人都有過(guò)奔赴異地圖書(shū)館尋書(shū)的經(jīng)歷,耗時(shí)耗力耗錢(qián)不說(shuō),求書(shū)而不得的情況也是司空見(jiàn)慣。

           古籍是文物,需要得到妥善保護,使其傳之久遠。如果古籍被頻繁借閱,脫離書(shū)庫恒溫恒濕的環(huán)境,加之光照、手觸等影響,就難免加速老化、損壞。與此同時(shí),古籍也是古代知識、思想、文化的重要載體,需要得到充分整理、研究、利用,使其彰顯時(shí)代價(jià)值。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書(shū)是用來(lái)讀的,如果只擺在書(shū)庫里,就算保存得再好,也無(wú)法體現其價(jià)值。

           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如何平衡好古籍收藏與古籍利用之間的關(guān)系,一直困擾著(zhù)人們。數字化為解決這個(gè)矛盾提供了契機:只要經(jīng)過(guò)一次掃描,一部古籍的基本樣貌、文字信息就能夠以數字化的形式保存下來(lái),實(shí)現廣泛傳播。過(guò)去的“獨家秘籍”,如今人人可以“奇文共欣賞,疑義相與析”了,這不能不說(shuō)是公共文化服務(wù)體系建設帶給當代人的福利。

           當然,書(shū)多了,并不等于讀書(shū)的人多了,也不等于我們讀的書(shū)更多了。在獲得“坐擁書(shū)城”的滿(mǎn)足感之后,人們還需要通過(guò)閱讀真正享受讀書(shū)的快樂(lè )。

           從大眾閱讀的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海量古籍影像資源的公布只是一個(gè)“基礎工程”,僅解決了從無(wú)到有的問(wèn)題。置身于茫茫書(shū)海之中,很多普通讀者其實(shí)無(wú)法游弋自如。面對一頁(yè)頁(yè)繁體豎排、沒(méi)有分段和標點(diǎn)的古文,讀什么、怎么讀都是極為現實(shí)的問(wèn)題。對于學(xué)界來(lái)說(shuō),“中華古籍資源庫”規模雖然已經(jīng)很大,但尚不能完全滿(mǎn)足研究的需求,有的學(xué)者希望其所關(guān)注的文獻盡早公布,有的學(xué)者呼吁公布更多彩色圖像以更好還原典籍原貌,有的學(xué)者期待古籍數據庫能夠實(shí)現全文檢索而不只是公布圖像……在“基礎工程”不斷推進(jìn)的同時(shí),我們還需要更多更為細分的古籍數據庫以滿(mǎn)足大眾讀者及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的需要。

           人們常說(shuō)“睹喬木而思故家,考文獻而愛(ài)舊邦”,因為一部部古籍,我們了解了我們的歷史,認識了我們的文化,找到了我們的精神血脈。近些年,除了“中華古籍資源庫”持續更新,全國各地公共圖書(shū)館、高?蒲性核、出版機構、社會(huì )團體、熱心人士都各盡所能建設了各種類(lèi)型的公益性古籍數據庫,使公眾能夠更為便捷地共享我們民族的精神遺產(chǎn),對民族文化的責任感和使命感都浸透在一個(gè)個(gè)字符之中了。對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和弘揚,則體現在對古籍長(cháng)久而持續的閱讀與思索之中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時(shí)間:2024-03-18 來(lái)源:中國記協(xié)網(wǎng)
        作者:光明日報 杜羽 編輯:劉卓文
        欧美性爱网,未满十八岁禁止入内,起碰免费公开97在线视频人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