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t200d"><optgroup id="t200d"><tbody id="t200d"></tbody></optgroup></pre>
      1. 浙江宣傳:無(wú)梅花,不江南

           每當紅墻邊的白梅盛放,西湖邊的錢(qián)王祠就迎來(lái)了它的“頂流時(shí)刻”!凹t墻黛瓦,白影染霜”,微風(fēng)輕拂而過(guò)時(shí),一靜一動(dòng),相映成趣,江南美學(xué)在這一刻便有了具象化的詮釋。

           “瓊姿只合在瑤臺,誰(shuí)向江南處處栽!笔栌皺M斜、暗香浮動(dòng)的梅花,與小橋流水的水墨江南,組成了這個(gè)季節江南特有的詩(shī)意畫(huà)卷。

           江南賞梅,可以是一場(chǎng)專(zhuān)程趕赴的視覺(jué)盛宴,也可以是一次橋邊檐下的驚艷偶遇,與雪相伴,和春而來(lái),橫貫了整個(gè)季節。

           無(wú)梅花,不江南。

        圖片杭州西湖錢(qián)王祠的梅花 圖源:“杭州發(fā)布”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   一

           從地理學(xué)上講,梅花與江南地區有著(zhù)天然的適配度。雖說(shuō)梅花能夠“凌寒獨自開(kāi)”,但就它的生物習性而言,氣溫如果太低,并不適合生長(cháng)。江南地區的溫潤氣候,可謂是梅花的絕配。

           清代龔自珍在《病梅館記》的開(kāi)篇便寫(xiě)道:“江寧之龍蟠,蘇州之鄧尉,杭州之西溪,皆產(chǎn)梅!

           自唐宋起,要說(shuō)在東南地區賞梅,杭州便是當仁不讓的“C位”。除西溪濕地以外,以杭州植物園靈峰、臨平超山的梅花為著(zhù)。

           西溪濕地的梅花共有2萬(wàn)多株,大多臨水而栽,搭配著(zhù)蜿蜒曲折的流水,賞梅更有一番野趣。超山的梅花則勝在壯觀(guān),紅、粉、白三色相間,有著(zhù)“十里梅花香雪!敝雷u(yù)。靈峰探梅是杭州人迎春的儀式感,在這里,梅花與江南園林建筑相融合,亭臺樓榭間,梅花更顯雅致。

           浙江境內,賞梅之處眾多。中國現存楚梅、晉梅、隋梅、唐梅、宋梅五大古梅中,三株在浙江,其中,超山有唐梅與宋梅,天臺國清寺有一株隋梅。

           1205年的晚冬,80多歲的陸游又一次夢(mèng)回紹興沈園,垂淚寫(xiě)下“城南小陌又逢春,只見(jiàn)梅花不見(jiàn)人”。這座銘刻了陸游與唐琬凄美愛(ài)情故事的園林,在千年之后,梅香如故。

        圖片紹興沈園梅花 圖源:“紹興市沈園景區”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   梅花花型只有五瓣,湖州鐵佛寺內的兩株紅梅,卻有六瓣,古人云“六出為貴”,這便是獨一份的珍貴。

           除了浙江,上海、南京、蘇州、無(wú)錫等地都有著(zhù)各自的賞梅勝地。如有“天下第一梅山”之稱(chēng)的南京梅花山,梅花開(kāi)時(shí),云蒸霞蔚,景致令人叫絕。

           古人賞梅,以“踏雪尋梅”的意境為先。大雪紛飛,梅花凌寒獨自開(kāi),紅的熱烈,白的素雅,梅雪爭春,引起了多少詩(shī)興。

           不過(guò),隨著(zhù)氣候環(huán)境的變化,如今的江南,梅花盛放的二三月,已經(jīng)很少能看到雪的蹤跡了。倒是和梅花名字相近的蠟梅,開(kāi)放期在12月前后,更有可能遇上雪天,讓人能夠體驗一次踏雪尋梅的韻味。

        圖片南京梅花山梅花開(kāi)放吸引眾多游客 圖源:視覺(jué)中國

           二

           江南的梅花不僅開(kāi)在山水園林之間,也開(kāi)在了人們的心坎上。從古至今,無(wú)數人為梅癡狂。

           南宋時(shí)期,蘇州詩(shī)人范成大就是梅花的“唯粉”,他編著(zhù)的《范村梅譜》是我國第一部專(zhuān)門(mén)記述梅花的“科普全書(shū)”,開(kāi)篇即言:“梅,天下尤物,無(wú)問(wèn)智賢愚不肖,莫敢有異議……”

           到了宋朝之時(shí),梅花已經(jīng)受到天下人的喜愛(ài),據《范村梅譜》記載:“學(xué)圃之士必先種梅,且不厭多。他花有無(wú),多少,皆不繋重輕!碑敃r(shí)許多風(fēng)雅之士都喜好種梅,其他的花則無(wú)關(guān)緊要。

           除了記錄自家園圃中種植的12種梅花的生長(cháng)習性,范成大還記述了時(shí)人對梅花的審美偏好、人文態(tài)度?梢(jiàn),在宋代,賞梅已不局限于對外形、對香味的品鑒,更形成了一種“梅文化”。

           在杭州孤山的一隅隱秘之地,有一座不太起眼的古墓。墓的主人叫林逋,是位北宋時(shí)期的隱逸詩(shī)人。

        圖片孤山梅林 圖源:“杭州市園林文物局”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   生性恬淡、不仕不娶的林逋結束江淮游歷后,隱居西湖孤山,愛(ài)上了種梅養鶴,自稱(chēng)“以梅為妻,以鶴為子”!笆栌皺M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(dòng)月黃昏”就是林逋在孤山上寫(xiě)的,被認為是歷代詠梅詩(shī)的巔峰。

           蘇軾評價(jià)林逋是“絕倫人”,稱(chēng)其“神清骨冷無(wú)塵俗”。這份清冷與絕俗,與文人雅士眼中的梅花何其相似。

           林逋之后,孤山梅花也多了幾分出塵的意味。南宋時(shí)期的《夢(mèng)粱錄》,將賞梅列為了西湖四時(shí)之景,稱(chēng)“冬則梅花破玉,瑞雪飛瑤。四時(shí)之景不同,而賞心樂(lè )事者亦與之無(wú)窮矣”。

           江南人愛(ài)梅,常以梅花喻人喻己。南宋陸游寫(xiě)過(guò)許多梅花詩(shī),最有名的當屬“零落成泥碾作塵,只有香如故”這一句,雖然一生失意,但愛(ài)國之心始終如故;元代王冕自號“梅花屋主”,將行事高潔的一身傲骨,融入了種梅、詠梅、畫(huà)梅之中;近代金石書(shū)畫(huà)大師吳昌碩自稱(chēng)“苦鐵道人梅知己”,留下了許多以梅為主題的詩(shī)、書(shū)、畫(huà)、印,1927年,84歲的他又來(lái)到超山,將宋梅邊選為自己來(lái)日的長(cháng)眠之地,幾年后,家人將吳昌碩遷葬于此,了卻他“平生梅花為知己”的愿望。

           三

           江南賞梅,賞的不僅僅是梅林芳菲,更是一份人間氣韻。

           每年花期一到,江南的梅景總能成為社交平臺上的流量擔當。一張圖片、一段視頻、一篇美文,順著(zhù)網(wǎng)線(xiàn),一縷縷梅香從江南傳達至全世界。

           如“不要人夸顏色好,只留清氣滿(mǎn)乾坤”的風(fēng)骨!伴芰魑吹蚊坊▋,一種清孤不等閑”,梅花好看,但更以風(fēng)骨著(zhù)稱(chēng),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梅花是品行高尚的代名詞,它與蘭、竹、菊并稱(chēng)“四君子”,和松、竹組成“歲寒三友”。

           “冰雪林中著(zhù)此身”的梅花,被歷代文人墨客賦予了不畏嚴寒、勵志奮進(jìn)的精神和淡泊名利、高潔出塵的氣韻。北宋時(shí)期,經(jīng)歷了變法失敗的王安石,寫(xiě)下“墻角數枝梅,凌寒獨自開(kāi)”,在大起大落的起伏間,依然堅持著(zhù)改革的思想。

           如“江南幾度梅花發(fā),人在天涯鬢已斑”的鄉愁!懊坊ㄗ允墙衔,但看梅花即故鄉”,作為江南美學(xué)的象征之一,梅花也常用來(lái)表達對故鄉的思念。故鄉那枝綻放的新梅,當年只道是尋常,但多年未見(jiàn),已成為游子心頭的牽掛。

           對漂泊在外的游子而言,江南的梅花不僅是景,更是一段溫馨的記憶,“來(lái)日綺窗前,寒梅著(zhù)花未?”是王維的惦念;“欲為萬(wàn)里贈,杳杳山水隔”是柳宗元的神傷;“絕知春意好,最奈客愁何”是杜甫客居他鄉的哀愁。

           如“天涯也有江南信,梅破知春近”的喜悅!扒我膊粻幋,只把春來(lái)報”,仲冬初春,寒意料峭,百花靜默之時(shí),梅花悄然盛開(kāi),獨天下而迎春。梅花盛放,打破了冬日的寂寥,帶來(lái)了春日的生趣。

           “江南無(wú)所有,聊贈一枝春”,在詩(shī)人眼里,梅花給江南帶來(lái)了春天的信息,同樣也贈以友人最最珍貴的禮物。

           時(shí)下的江南,雨水節氣已過(guò),春天的氣息突然間變得濃厚起來(lái)。經(jīng)歷了寒冬磨礪的梅花,以最熱烈的姿態(tài),迎接春意。春風(fēng)落枝頭,春雨潤花色,便是道不完的江南梅花意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時(shí)間:2024-02-28 來(lái)源:浙江宣傳
        作者:杭軒 編輯:劉卓文
        欧美性爱网,未满十八岁禁止入内,起碰免费公开97在线视频人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