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t200d"><optgroup id="t200d"><tbody id="t200d"></tbody></optgroup></pre>
      1. 大學(xué)時(shí),聽(tīng)蔡義江老師講古典詩(shī)詞與《紅樓夢(mèng)》

        ——(中文78)回憶我們大學(xué)時(shí)代的老師之六

           蔡義江,1934年生,浙江寧波人。1954年從浙江師范學(xué)院(后改名杭州大學(xué))畢業(yè),留校任教。1978年借調入京,參與籌創(chuàng )《紅樓夢(mèng)學(xué)刊》、成立中國紅樓夢(mèng)學(xué)會(huì )。1986年調京任民革中央常委、宣傳部部長(cháng),主持創(chuàng )辦團結出版社,任社長(cháng)、總編輯。曾任第六、第七屆全國人大代表,第八、第九屆全國政協(xié)委員,中國紅樓夢(mèng)學(xué)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,中國古典文學(xué)普及研究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等。在唐宋詩(shī)詞及《紅樓夢(mèng)》研究領(lǐng)域頗有成就,主要著(zhù)作有《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鑒賞》《論紅樓夢(mèng)佚稿》《蔡義江新評紅樓夢(mèng)》《紅樓夢(mèng)是怎樣寫(xiě)成的》《追蹤石頭——蔡義江論紅樓夢(mèng)》《稼軒長(cháng)短句編年》《辛棄疾年譜》《宋詞三百首詳析》《宋詞精選全解》等。

           一

           黃仕忠:在1980年代初的老杭大,大家都說(shuō)蔡義江、吳熊和兩位老師是真正的才子,學(xué)問(wèn)做得好,課也講得好,都是夏承燾先生的弟子,可謂雙星并耀,璀璨奪目。不過(guò)兩人的區別也很明顯:吳老師體碩膚白,厚重內斂;蔡老師瘦高面黑,豪氣側露。吳老師講課,中氣十足,聲從腹中來(lái),余音可以繞梁;蔡老師發(fā)言,豪情滿(mǎn)懷,音由胸中出,徵聲固帶沉響。蓋一以韻勝,一以情長(cháng)。兩人的板書(shū),也各有千秋:一圓潤藏鋒,一舒展飄逸。聽(tīng)課同學(xué)愛(ài)之莫名,無(wú)分軒輊?雌饋(lái)吳老師更顯穩重,像是兄長(cháng),其實(shí)論舊歷,蔡老師要年長(cháng)一歲。

           蔡義江老師是寧波人。他的尊人蔡竹屏先生(1904-1982),筆名疾風(fēng),學(xué)殖深厚,所著(zhù)《陸放翁詩(shī)詞選》(1958年初版;1982年新版),頗得好評,我也買(mǎi)過(guò)一本。他的弟弟?chē)S,同樣研究古代文學(xué)。兄弟倆在父親的指點(diǎn)下,合著(zhù)有《稼軒長(cháng)短句編年》(1979),并時(shí)常聯(lián)名發(fā)表文章。這般書(shū)香門(mén)第,兄弟克紹箕裘,著(zhù)實(shí)令人羨慕。

        年輕時(shí)的蔡老師

           蔡老師給我們講過(guò)唐宋詩(shī)詞課。他戴一副黑框眼鏡,膚色顯黑,大笑之時(shí),襯得牙齒十分白亮。他的聲音宏亮,笑聲尤其爽朗,極具感染力,我們也常常在不知不覺(jué)中為他所感染,大家都說(shuō)聽(tīng)蔡老師的課是一種享受。

           那時(shí)蔡老師的學(xué)術(shù)聲譽(yù),主要來(lái)自他的《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評注》。此書(shū)的編撰始于1974年,1975年10月作為“教學(xué)參考資料”內部印刷,署名“杭州大學(xué)教育革命組”,只是在《后記》中說(shuō):“此書(shū)的編寫(xiě),由本校教育革命組組織專(zhuān)人討論,中文系蔡義江同志執筆!

           此后數年,蔡老師采納了多方建議和意見(jiàn),又重新作了一次較大的增刪修改,1979年10月由北京出版社正式出版,署名“蔡義江”。這書(shū)后來(lái)經(jīng)過(guò)多次修訂出版,總印數超過(guò)百萬(wàn)冊。

           《紅樓夢(mèng)》在當代中國有著(zhù)特別的地位。上世紀50年代兩個(gè)“小人物”評紅學(xué),受到領(lǐng)袖的肯定。特殊時(shí)期,許多古代作品被列為封建糟粕,不能閱讀與研究,但《紅樓夢(mèng)》是個(gè)例外,因毛主席他老人家的青睞,這部書(shū)也成為革命群眾喜愛(ài)的熱門(mén)讀物。不過(guò)要讀懂這部小說(shuō)很不容易,其中有大量詩(shī)詞曲賦,是閱讀時(shí)的“攔路虎”。那時(shí)有很多單位組織人馬做注解,蔡老師以研究唐宋詩(shī)詞的功底來(lái)注解小說(shuō)中的韻文,自是輕車(chē)熟路,他的書(shū)也就從一眾注本中脫穎而出。蔡老師為自己立下了三點(diǎn)目標:為讀者掃除文字障礙;將思想研究與藝術(shù)欣賞結合起來(lái);把詩(shī)詞曲賦與脂胭齋的評點(diǎn)等資料結合起來(lái),聯(lián)系全書(shū),探討、論述曹雪芹本來(lái)的藝術(shù)構思與小說(shuō)后半部佚稿的情節內容。這些目標在此書(shū)中基本實(shí)現,也由此確立他在紅學(xué)研究中的地位。

           我讀研究生時(shí),蔡老師曾請北京中華書(shū)局總編輯傅璇琮先生來(lái)給我們做講座,我才知道他們倆是中學(xué)同學(xué)。記得前輩曾說(shuō),人才是一撥一撥地造就的,大約就是指這個(gè)樣子吧。

           杭大古代文學(xué)講詩(shī)詞,吳、蔡兩位老師,還有陸堅老師,構成三駕馬車(chē)。他們都是夏承燾先生的學(xué)生,他們的精彩講解,也匯集他們三人合作的《唐宋詩(shī)詞探勝》一書(shū)之中了。聽(tīng)了課,再讀這書(shū),仿佛依稀,他們的聲音猶在耳邊回響。我現在仍然覺(jué)得這是一本十分難得的唐宋詩(shī)詞普及讀物,它的內容其實(shí)不淺,因為適宜的對象是大學(xué)生,而不是中學(xué)生,但難得的是能夠深入淺出,引領(lǐng)讀者進(jìn)入詩(shī)歌的意境之中。

           倪建平同學(xué)說(shuō),我們老師講課,全在講詩(shī)的藝術(shù),而很少講空洞的思想,與現在電視上的那些講授很不相同。吳朝騫同學(xué)則說(shuō),他的中學(xué)同學(xué)偶然聽(tīng)過(guò)幾堂陸堅老師講的課,佩服得五體投地,以為這才是真正的大學(xué)老師。朝騫不無(wú)得意地說(shuō):陸老師的課講得很好,要是你聽(tīng)過(guò)吳老師和蔡老師的課,才知道真正好的課是什么樣子的了。

        2023年11月13日,黃仕忠拜見(jiàn)蔡老師時(shí)留影

           朱承君:講課最精彩的就是吳熊和和蔡義江兩位老師。

           蔡老師的板書(shū)規整瀟灑,獨樹(shù)一幟。記得他還給我們講過(guò)清詩(shī),也是獨一無(wú)二的。

           蔡老師去民革中央任職能幫其父親平反,也算是得其所哉,少出幾本學(xué)術(shù)專(zhuān)著(zhù)又有何妨。

           二

           錢(qián)志熙:1982年,我在杭大中文系本科畢業(yè)后,考上本系古代文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的唐宋文學(xué)方向碩士研究生,和我同時(shí)考上的還有來(lái)自?xún)让晒糯髮W(xué)的李越深。我們的導師是蔡義江、吳熊和兩位先生。后來(lái)因為研究生院制度上有規定,學(xué)生與導師的對應關(guān)系要明確,我分屬蔡老師名下,其實(shí)仍然是兩位先生共同負責的。后來(lái)碩士論文答辯,蔡老師請來(lái)他的老同學(xué)傅璇琮先生作我的答辯委員會(huì )主席,吳老師請來(lái)他華東師大的老師馬興榮先生做李越深的答辯委員會(huì )主席。我們答辯委員會(huì )陣營(yíng)還是夠豪華的。

           正如同窗們回憶的那樣,蔡、吳兩位先生,課都上得十分好。他們都是一代詞宗夏承燾的學(xué)生,長(cháng)于唐宋詩(shī)詞。但術(shù)業(yè)有專(zhuān)攻,蔡先生以詩(shī)為主,吳先生以詞為主,可以說(shuō)是桴鼓相應,珠聯(lián)璧合,極一時(shí)之選。蔡老師雖然以紅學(xué)名家,但他的研究領(lǐng)域,首先是唐詩(shī)。他曾任中國唐代文學(xué)學(xué)會(huì )常務(wù)理事,與傅璇琮、王啟興、吳企明、吳文治諸家交好,和日本的唐詩(shī)研究專(zhuān)家也多有交流。我記得第一次看到好多日本人的研究著(zhù)作,就是在他的書(shū)架上。

           1984年,蔡老師帶李越深和我去蘭州參加第二次唐代文學(xué)年會(huì )。我們兩人坐火車(chē)經(jīng)上海、西安到達蘭州,蔡老師是直接從杭州飛蘭州的。那是我第一次參加學(xué)術(shù)會(huì )議,也是第一次到北方。

           本科古代文學(xué)課,蔡老師沒(méi)有給我們講唐詩(shī)。他給我們上的是清代文學(xué)這一段,我理解這是因為他在《紅樓夢(mèng)》研究上成果突出。他講《紅樓夢(mèng)》自然是很精彩的,他認為曹雪芹是寫(xiě)完后四十回的。講課的內容,主要是根據脂硯齋批語(yǔ)以及書(shū)中詩(shī)詞來(lái)探索原作后四十回的情節與人物塑造。這方面,他在詩(shī)詞方面的造詣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。這樣的問(wèn)題,可以說(shuō)是十分專(zhuān)業(yè)的。他每講到自己的發(fā)現時(shí),總是頗為激動(dòng)的。以至于脂硯齋、畸笏叟這些詞,現在回想起來(lái),還有洋洋盈耳之感。

           還記得他在黑板上寫(xiě)了敦敏送給曹雪芹的詩(shī):“秦淮風(fēng)月憶繁華,廢館頹樓夢(mèng)舊家”,頓挫有致的念誦,讓我一下子就記住了這兩句,此后再也沒(méi)有忘掉。

           還是一點(diǎn)印象也很深,他說(shuō)到賈母時(shí),常說(shuō)他祖母就是那樣子的。這話(huà)在我這樣的農家子聽(tīng)來(lái),是頗感新鮮的。后來(lái)知道,蔡老師的尊人蔡竹屏先生,民國時(shí)曾歷任浙江好幾個(gè)縣的縣長(cháng),他們兄弟的名字,義江、國黃,也都與其尊人任官之地有關(guān)。蔡竹屏先生著(zhù)有《陸游詩(shī)選》,筆名疾風(fēng)。記得吳熊和老師在課上講到陸游時(shí),也提到這本書(shū)。

           但就文學(xué)史課來(lái)說(shuō),蔡老師對我影響最直接還是他講清詩(shī)。此前除了龔自珍外,對清詩(shī)了解很少,尤其是清前期、中期的詩(shī),基本上沒(méi)有印象。蔡老師在作品選之外,給我們選印吳梅村和黃仲則兩家詩(shī)。吳梅村的名句“不慣詣人貪客過(guò),每遲作答喜書(shū)來(lái)”,也是當時(shí)聽(tīng)了就記住了。蔡老師對兩家詩(shī)都特別的喜歡,尤其是黃仲則的詩(shī):“似此星辰非昨夜,為誰(shuí)風(fēng)露立中宵”“風(fēng)前帶是同心結,杯底人如解語(yǔ)花”,這樣纏綿悱惻的詩(shī)句,在那樣的年華中讀到,有誰(shuí)會(huì )不喜歡呢?從此我喜歡上黃仲則,兩當軒主人,曾經(jīng)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盤(pán)踞在詩(shī)腸之中,以至后來(lái)火車(chē)北上,覺(jué)得應該是常州地段時(shí),都會(huì )寫(xiě)詩(shī)專(zhuān)門(mén)向他作臨風(fēng)之致意!黃仲則是三十五歲去世的,曾經(jīng)我覺(jué)得三十五歲也可能是我的一個(gè)坎。這說(shuō)起來(lái)真有點(diǎn)可笑,但卻是實(shí)情。

           在讀研究生時(shí),蔡老師給我講了幾堂唐詩(shī)體裁的課,記得他講得最多的對仗分類(lèi),搜羅了很多的資料。這是我第一次較多接觸這方面的文獻。杜甫的律詩(shī),記得蔡老師也講過(guò),講得很入神。他還講過(guò)香菱學(xué)詩(shī),記不清楚是在本科的課上講,還是在研究生課上講。他的講課總是很有激情的,我曾經(jīng)說(shuō)他的課如唐人歌行,吳熊和老師的課則如《世說(shuō)新語(yǔ)》。鼓瑟撫琴,各發(fā)妙音!

           我曾在一本當代詩(shī)詞選上看到過(guò)吳老師寫(xiě)的《蔡義江五十初度》:

           引車(chē)賣(mài)漿亦吾徒,莫怪侯門(mén)蹤跡疏。魑魅搏人權一笑,輪囷消酒可三呼。 樓當殘照秋仍好,月浣黃流道不孤?扉w不知今在否?猶堪共倚晚晴初。

           人生識字添憂(yōu)患,憂(yōu)患叢中過(guò)半生。北上燕歌多俠氣,南歸馬骨帶銅聲。兒時(shí)書(shū)味青燈小,酒畔豪情白眼橫。今夕當秋興不淺,中天星月正崢嶸。

           這兩首詩(shī)我十分喜歡,不僅是如古人說(shuō)的那樣善頌善禱,更是很深切地抒發(fā)了他們之間的友誼之情,足見(jiàn)兩師平生之相契。就詩(shī)意來(lái)講,可說(shuō)是兼有黃詩(shī)的風(fēng)格與蘇詩(shī)的意境。

           蔡老師1986年北上擔任民革中央的宣傳部長(cháng),我在1987年秋入讀北京大學(xué)。其間多次去東皇城根的蔡宅探望他,也有一兩次是與來(lái)京的呂立漢等老同學(xué)同去的。每次去他那里,他的興致都很高興,也都十分地親切,有時(shí)也留飯。他先后贈我的《紅樓夢(mèng)》校注本、《宋詞精選全解》等書(shū)。他總是寫(xiě)上“志熙兄”這樣的字樣,我曾經(jīng)請他不要這樣寫(xiě),他說(shuō)當年夏先生送書(shū)給他們,也是這樣寫(xiě)。他這樣地講古禮,令我十分感動(dòng)!他賜贈的書(shū),我一直是認真拜讀的!我讀《紅樓夢(mèng)》,一直是用蔡老師的校注本。這部著(zhù)作,不僅體現他在紅學(xué)方面方面的許多成果,也展示其在唐詩(shī)研究與辭章藝術(shù)方面的深厚功底!他來(lái)北大做過(guò)有關(guān)《紅樓夢(mèng)的》講座,碰巧那一次我不在學(xué)校,讓學(xué)生去聽(tīng),并代致問(wèn)侯。學(xué)生回來(lái)說(shuō),蔡先生不但《紅樓夢(mèng)》講得好,講到杜詩(shī)時(shí)也講得十分精彩!當時(shí)我的腦子里,又浮現出當年他用帶有寧波方言音調吟誦“高江急峽雷霆吼,古木蒼藤日月昏”這兩句詩(shī)時(shí)的情狀!

           近年蔡老師回杭養居,一直想著(zhù)有時(shí)間去探望他。前天從同學(xué)微信群看到他的近照,大家都說(shuō)雖然樣子變化很大,幾乎認不出了,但我覺(jué)得更具有一種松柏之姿!令人欣慰!祝愿他壽超期頤,長(cháng)為人瑞! 

           方一新:志熙記蔡義江老師,寫(xiě)得好!蔡老師和吳熊和老師同事多年,友情深厚(志熙所引吳老師的兩首詩(shī)可證),蔡老師遭人中傷,吳老師很為之抱不平(我有耳聞)。他們兩位并無(wú)文人相輕、同行冤家之陋習,很令人敬佩。

           錢(qián)志熙:@方一新  是的,我印象中吳老師在談話(huà)中說(shuō)到蔡老師時(shí),總是說(shuō)“我們蔡老師”。

           賀雪飛: 志熙兄、仕忠兄都是得到了諸位先生的真傳。志熙兄能以這樣的方式獲贈蔡先生的著(zhù)作,太羨慕了。從中可見(jiàn)蔡先生之親和、謙遜而豪放大氣。

           錢(qián)志熙:@雪飛   的確十分寶貴,字也堪稱(chēng)墨寶。

           陳建新:我們讀本科聽(tīng)老師的課,多數是淺嘗輒止,難以深入老師學(xué)問(wèn)中去。志熙了解老師的確很深入。你跟蔡先生讀研,后來(lái)感悟就深了。

           錢(qián)志熙:蔡老師的課印象都深,但我也是一知半解?闯q兄的筆記,他講的內容還是很多。 我在本科,其實(shí)不屬認真聽(tīng)課的。講得好的老師的課,當然都愛(ài)聽(tīng)。

           三

        年輕時(shí)的蔡老師

           呂立漢:大學(xué)老師當中對我一生影響最大的是蔡義江老師。是蔡老師引導我走上了學(xué)術(shù)之路,我公開(kāi)發(fā)表的第一篇論文就是由蔡老師推薦的。讀大學(xué)期間我跟蔡老師沒(méi)說(shuō)上一句話(huà),雖然到大四時(shí),我曾約上高琦華同學(xué)一起去造訪(fǎng)過(guò)蔡老師,想請教關(guān)于《紅樓夢(mèng)》研究的一些問(wèn)題,很不巧那天老師不在家,回系的路上,不免有些失落感。我覺(jué)得讀大學(xué)期間,蔡老師對我是沒(méi)多少印象的。

           畢業(yè)后,我分配到麗水師專(zhuān)。當時(shí)我在函授部任職,工作比較輕松,有大把的時(shí)間去看書(shū)。那半年我主要是去看各種版本的《紅樓夢(mèng)》以及相關(guān)的研究資料?磿(shū)過(guò)程中發(fā)現了一些問(wèn)題,便寫(xiě)成了一篇9000字左右的論文。論文寫(xiě)得如何,心中沒(méi)底,就鼓起勇氣寄給蔡老師斧正。不到一個(gè)星期,便收到了蔡老師的回信,我忐忑不安地拆信閱讀,信中說(shuō):“文章寫(xiě)得有理有據,我自作主張把你的論文推薦到《紅樓夢(mèng)學(xué)刊》編輯部了。若堅持要再行修改,就煩請你向編輯部鄧慶佑老師索回!边@真讓我喜出望外了。之后編輯部鄧老師與我多次書(shū)信來(lái)往,論文最終于1984年《紅樓夢(mèng)學(xué)刊》第四期刊出,這是后話(huà)。

           1984年初,我專(zhuān)程去杭州道古橋拜訪(fǎng)蔡老師,這次終于能跟蔡老師說(shuō)上話(huà)了,內心自然有些激動(dòng),F在回想起來(lái),只記得蔡老師跟我談了兩點(diǎn)。一是紅學(xué)界門(mén)戶(hù)之見(jiàn)很深,尤其是研究紅學(xué)史的幾位專(zhuān)家互不賣(mài)賬,今后寫(xiě)這方面的文章,一定要小心謹慎。二是提醒我做學(xué)問(wèn)一定要注意資料積累,關(guān)注學(xué)術(shù)研究前沿動(dòng)態(tài),切莫“炒冷飯”。他告訴我麗水也有人寫(xiě)《紅樓夢(mèng)》的文章,但文章觀(guān)點(diǎn)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有人提出來(lái)了,所以沒(méi)給他推薦。

           從1984年開(kāi)始,我著(zhù)手研究明末清初的才子佳人小說(shuō)。1985年初,我把寫(xiě)成的論文又寄給了蔡老師,希望得到老師的指導,并予以推薦,蔡老師及時(shí)回信說(shuō):“文章有新意,我把你的論文推薦給《杭州大學(xué)學(xué)報》了,用與不用,還是由編輯部說(shuō)了算的!辈⒏嬖V我,外稿杭大學(xué)報是很少錄用的,要有思想準備。同時(shí)指出拙文對反理學(xué)概念的介紹是多余的,修改時(shí)要統統刪去!澳阋欢ㄒ涀,論文是給專(zhuān)家看的,概念性常識性的東西,專(zhuān)家能不清楚嗎?”蔡老師這話(huà)讓我一輩子受用。我自己后來(lái)指導研究生寫(xiě)論文,也會(huì )這樣說(shuō)。那論文母校學(xué)報果然沒(méi)用,編輯部的老師給我回信說(shuō),沒(méi)有錄用的原因是外稿積累太多,希望我投別的刊物試試。我也懶得再投其他刊物了,根據蔡老師所提意見(jiàn)修改之后,就轉投內刊《麗水師專(zhuān)學(xué)報》,并很快發(fā)表,沒(méi)過(guò)多久,上!段膮R報》“學(xué)術(shù)之窗”就做了論文摘要。

           記不清楚是哪一年了,蔡老師調離杭大去北京任民革中央宣傳部部長(cháng)。之后也一直保持書(shū)信聯(lián)系。1990年我去北師大進(jìn)修,與建新兄邂逅,我倆就約上當時(shí)在舟山駐北京辦事處工作的王賽君同學(xué),一起去拜訪(fǎng)住在皇城根的蔡老師。蔡老師精氣神特佳,依舊談笑風(fēng)生。師生分別那么多年,能在北京小聚,老師特別高興,那天我們基本上是在聽(tīng)老師說(shuō)話(huà),感覺(jué)是又一次在聆聽(tīng)老師的課堂教學(xué)。我們不時(shí)地插上一兩句,氛圍特別溫馨。

           1994年暑期,我參加了在廬山召開(kāi)的“明清小說(shuō)研討會(huì )”,主辦方是《明清小說(shuō)研究》編輯部,主編蕭湘凱、江蘇社科院歐陽(yáng)鍵先生等都在,但參會(huì )者以全國各地的中青年學(xué)者為主。歐陽(yáng)鍵先生那些年在紅學(xué)界很活躍,寫(xiě)了不少有關(guān)《紅樓夢(mèng)》“脂評本”真偽問(wèn)題的文章。我也清楚蔡義江老師等一批資深紅學(xué)專(zhuān)家的觀(guān)點(diǎn),而且蔡老師對歐陽(yáng)鍵的觀(guān)點(diǎn)是很不以為然的,并撰文公開(kāi)反駁。在那次會(huì )議上,我與歐陽(yáng)先生有過(guò)非常坦誠的交流,表達了我的學(xué)術(shù)觀(guān)點(diǎn),并告知我是蔡義江先生的學(xué)生,歐陽(yáng)先生一下子明白了我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意思了?陀^(guān)地說(shuō),歐陽(yáng)先生人很好,他過(guò)后不久調往福建師大時(shí),還專(zhuān)門(mén)打電話(huà)問(wèn)我從江蘇搬家至福州途經(jīng)浙江這一段該怎么走好。這是題外話(huà)了。

           1997年底,我想來(lái)年去中國社科院文學(xué)所訪(fǎng)學(xué),希望蔡老師能把我引薦給鼎鼎大名的劉世德先生。蔡老師說(shuō),這沒(méi)問(wèn)題,劉先生是他的好友。1998年我如愿以?xún)敵闪藙⑾壬拈T(mén)下弟子,這期間與蔡老師的接觸自然又多了起來(lái)。

           1999年,我的第一本專(zhuān)著(zhù)《劉基考論》殺青,知道劉先生去浙師大參加紅學(xué)會(huì ),便趕往金華請求劉先生為拙著(zhù)作序。到了浙師大,與會(huì )專(zhuān)家都吃中飯了,梅新林教授便引我去劉先生那一桌入席,我舉起酒杯就向劉先生恭恭敬敬地敬上一杯。敬畢坐下,便聽(tīng)到有人棒喝一聲:“呂立漢!”側身一看,是尊敬的蔡老師!我誠惶誠恐趕忙起立,連敬幾杯,以示歉意。這時(shí)我發(fā)現了卓婭兄也在座,她在偷偷地笑呢!

           趁此機會(huì ),我斗膽請蔡老師為拙著(zhù)題寫(xiě)書(shū)名,老師一口允諾。

           蔡老師回京后,很快就給我寄來(lái)了兩幅字,并說(shuō)明,若不滿(mǎn)意,他就重寫(xiě)。蔡老師書(shū)法功底深厚,我非常滿(mǎn)意。由兩位紅學(xué)大家分別題簽、作序,自然使拙著(zhù)增色不少。

           大約在2009年前后,我去北京出差,還同志熙兄一道前往皇城根拜謁過(guò)蔡老師。那次去蔡老師家,記得師母也在,她也曾經(jīng)是杭大的體育老師。蔡老師依然春風(fēng)滿(mǎn)面,侃侃而談。談話(huà)內容自然少不了紅學(xué),他告訴我們,他的紅學(xué)奠基之作《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評注》的發(fā)行量已超過(guò)了百萬(wàn)。這讓我很是驚訝,一部學(xué)術(shù)著(zhù)作居然成了暢銷(xiāo)書(shū),還有別的學(xué)術(shù)著(zhù)作能有這么大的發(fā)行量嗎?我想不出來(lái)。

           一晃又過(guò)去了十多年,心里常掛念著(zhù)老師,心動(dòng)不如行動(dòng),抽個(gè)時(shí)間到北京看他去!就先寫(xiě)這些吧,過(guò)后再補充。

           四

           吳朝騫:知道蔡義江老師,真是那本還沒(méi)有正式出版的《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評注》,完全不記得具體時(shí)間和來(lái)歷,但一定是上大學(xué)前(1978年前),很大可能是在溫州圖書(shū)館借的吧。那時(shí)偉人倡導讀《紅樓夢(mèng)》,我也比較喜歡,讀了好多次,很多東西似懂非懂。記得當時(shí)的文學(xué)刊物如《朝霞》等都有關(guān)于《紅樓夢(mèng)》的評論文章。讀到蔡義江老師的《評注》,覺(jué)得明白了很多。特別是開(kāi)篇太虛幻境十二金釵的判詞解析,印象非常深刻,對讀懂全書(shū)幫助很大。記憶中沒(méi)有“集體編撰”,起碼有蔡義江名字,否則我不可能對杭州大學(xué)中文系的蔡義江老師有這么深的印象。

        真實(shí)情況是《后記》中寫(xiě)了“蔡義江同志執筆”

           蔡義江老師講課的風(fēng)采記憶猶新,特別有激情,有濃重的寧波口音,具體內容實(shí)在不記得了,我承認自己是“偽”學(xué)生。翻閱“吳氏筆記”,發(fā)現蔡義江老師給我們主講古代文學(xué)的“清詩(shī)選”部分。但是前面一部分就是“紅樓夢(mèng)”專(zhuān)題,從版本到主題到情節線(xiàn)索到寶黛愛(ài)情,但沒(méi)有注明主講人。按理應該是蔡義江老師吧,但不肯定。

           董小軍:大約是大學(xué)二年級的暑假,一天我去家附近的縣新華書(shū)店閑逛。

           那會(huì )兒,全國每年出版的圖書(shū)種類(lèi)不多,圖書(shū)的發(fā)行則完全靠新華書(shū)店,每半個(gè)月或一個(gè)月新華書(shū)店總店會(huì )給基層書(shū)店下發(fā)圖書(shū)征訂單,各出版社新出版的圖書(shū)全都在征訂單上。在某種程度上,那時(shí)書(shū)店賣(mài)什么書(shū),完全取決于書(shū)店負責采購的那個(gè)人的個(gè)人喜好,他覺(jué)得征訂單上的哪本書(shū)好賣(mài),就在旁邊打個(gè)勾,書(shū)店就進(jìn)哪本書(shū)(需5本起訂)。

           那天我去書(shū)店時(shí),新一期圖書(shū)征訂單正好下發(fā),我在上面驚喜地看到了蔡義江老師的《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評注》,便對書(shū)店的人說(shuō),能否幫我訂這本書(shū)。但顯然,蔡先生的這本著(zhù)作根本沒(méi)在對方的采購范圍內,他認為這書(shū)太過(guò)專(zhuān)業(yè)不可能有人買(mǎi),如果訂5本很可能賣(mài)不出去造成積壓。我說(shuō)我訂兩本吧,同時(shí),自豪地告訴對方,這書(shū)的作者蔡義江是我們寧波人,是全國有名的《紅樓夢(mèng)》專(zhuān)家,還是我大學(xué)老師。對方一臉驚奇,似乎被我說(shuō)動(dòng)了,拿筆在《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評注》旁打了勾。我對他說(shuō),書(shū)到店后可以通知我父親來(lái)買(mǎi),并留了在銀行工作的父親的名字。

           寒假回家時(shí)我問(wèn)父親,書(shū)店是否通知過(guò)他去買(mǎi)書(shū),父親很干脆地回答沒(méi)有。難道蔡先生的書(shū)至今未出版?第二天我便去了書(shū)店,找負責采購的那個(gè)店員探問(wèn)下落。對方見(jiàn)到我后,有點(diǎn)不好意思,說(shuō)我要的書(shū)一個(gè)多月前就到了,但他忘了為我留兩本。后來(lái),這書(shū)被縣圖書(shū)館拿去兩本,剩下三本上架沒(méi)幾天便被人買(mǎi)走了。對方最后說(shuō),沒(méi)想到這書(shū)那么好賣(mài),你的老師真是厲害。

           五

           倪建平:蔡老師,我也時(shí)常想念他。畢業(yè)后,大概1986年吧,諸暨越劇團在杭州劇院演出《紅樓夢(mèng)》,我在上寧橋碰到他,想請他去觀(guān)看,他說(shuō)不想看。后來(lái)聽(tīng)說(shuō)調到北京去了。他是我讀大學(xué)時(shí)最崇拜的老師。我去過(guò)他家,知道他兒子文起在讀南開(kāi)數學(xué)系。當時(shí)大家時(shí)髦讀理科,跟徐步奎先生兒子一樣。我嘆息一聲:如此家學(xué),不傳可惜!蔡老師給我講“案頭書(shū)要多,床頭書(shū)要少”,也是這一次。我看到他和稻畑耕一郎的合照,跟他說(shuō)我由于引見(jiàn)了稻畑而遭學(xué)校追究,他說(shuō)“這是大可不必的”。說(shuō)明他仗義執言。

           陳建新:當年我們讀本科時(shí),中文系教師人才濟濟,學(xué)術(shù)上各人的成就都很清楚,外在形象也是各有特點(diǎn)。就給我們上課的老師來(lái)講,吳熊和的沉郁大度,蔡良驥的幽默風(fēng)趣,華宇清的雄渾豪放,都是大家公認的。還有兩位老師很相像,就是蔡義江和陳堅的風(fēng)流倜儻。這不僅因為兩人都是長(cháng)身玉立,相貌堂堂,更主要的是兩人的才華和與人親和的姿態(tài)。

           當年陳堅老師在迎新大會(huì )上的發(fā)言,就讓很多同學(xué)折服于他說(shuō)話(huà)時(shí)的瀟灑恣肆,后來(lái)還聽(tīng)說(shuō)他讀大學(xué)時(shí)曾經(jīng)在校文工團參加話(huà)劇《青春之歌》的演出,飾演男主角盧嘉川,敬佩與艷羨之情油然而起。陳堅老師講課時(shí)喜歡笑,講到可笑處,他會(huì )在同學(xué)之前就禁不住笑起來(lái),有時(shí)候會(huì )用沾滿(mǎn)粉筆灰的手掩住嘴笑,那笑很有感染力,坐在下面的同學(xué)就會(huì )跟著(zhù)大笑起來(lái)。蔡老師講課也會(huì )笑,但他的笑中間似乎藏著(zhù)某種嚴肅性,我很少記得同學(xué)們會(huì )跟著(zhù)笑。但兩位老師都是當年我們喜歡的形象。

           方一新:蔡老師有著(zhù)江南才子型的外表,文筆佳,口才好,講課縱橫捭闔,揮灑自如,高深的古詩(shī)詞,在他風(fēng)趣幽默的講授中拉近了與大家的距離。聽(tīng)蔡老師的課比較輕松,有時(shí)會(huì )逗得大家哄堂大笑;寫(xiě)一手漂亮的板書(shū),滿(mǎn)黑板的粉筆字就像一幅行草作品,令人不忍擦去。

           鄭廣宣:非常贊同建新、一新的說(shuō)法,確實(shí)是風(fēng)流倜儻,揮灑自如。我們能有這么多學(xué)問(wèn)扎實(shí)、思想深邃、風(fēng)格各異的老師給我們上課,是我們的幸運。

           蔡老師有一句話(huà),給我印象非常深刻,記得是我們選他的《紅樓夢(mèng)》選修課,臨近考試時(shí),他說(shuō)八十分與九十分只是一念之間,言下之意就是你們放心好了,不要對考試有太大的壓力。他這話(huà),對我這個(gè)基礎薄弱的學(xué)生來(lái)說(shuō),真可以說(shuō)得上是一個(gè)福音。

           我到出版社后與蔡老師有比較多的接觸。當時(shí)我在責編我系古代文學(xué)老師集體編撰的《高中古代詩(shī)文助讀》,蔡老師負責書(shū)稿的統稿以及與出版社的聯(lián)絡(luò )。因此每一次的修訂,我都要把修訂要求以及需要更換的篇目交給蔡老師,老師們修訂完畢,由蔡老師統稿,然后我再去蔡老師家拿稿子。從蔡老師那里拿來(lái)的稿子,翻開(kāi)來(lái)都有一股濃濃的煙味,可見(jiàn)蔡老師寫(xiě)作的認真負責?蠢蠋焸儗(xiě)的稿子是最輕松的,甚至可以說(shuō)是一種享受,除了稿子上的煙味。我跟我們的同事說(shuō),蔡老師的稿子是煙熏出來(lái)的。

           六

           錢(qián)志熙:蔡老師有時(shí)也很風(fēng)趣,一次他和我說(shuō),一直覺(jué)得自己的普通話(huà)還不錯;氐嚼霞,他弟弟更是羨慕有加:“哥哥的普通話(huà)說(shuō)得嘎好呀!”可在北京時(shí),有一次開(kāi)會(huì ),一個(gè)老外在臺上發(fā)言,同事笑著(zhù)跟他說(shuō),“蔡義江,你聽(tīng)聽(tīng),你聽(tīng)聽(tīng)!人家這個(gè)普通話(huà),你不覺(jué)得慚愧嗎?”他說(shuō)這故事時(shí),我是深有同感。我剛留校,主任跟我說(shuō),你的普通話(huà)還得提高一下。

           他給我們上的是清代文學(xué)這一段,我理解這是因為他在《紅樓夢(mèng)》研究上有突出的成果。他講清詩(shī)真的講得很好。

           陳建新:我當年只對唐宋詩(shī)詞有興趣,所以蔡師講清詩(shī)就興趣不足,只有講吳梅村時(shí)還有點(diǎn)印象。買(mǎi)過(guò)他注的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,這是我入學(xué)前讀得比較深入的書(shū),也因此對《紅樓夢(mèng)》有了很大興趣。這本書(shū)我一直保留著(zhù)。

           虞卓婭:我在校時(shí)與蔡老師不熟。浙師大的《紅樓夢(mèng)》學(xué)術(shù)會(huì )議碰面了,也聊過(guò),還拍了兩人合照;丶液笪医o他寫(xiě)過(guò)一封信,蔡老師也回了信。但后來(lái)一直沒(méi)聯(lián)系!獞撌俏野颜掌慕o他的那封信。

           我在南京師大做訪(fǎng)問(wèn)學(xué)者時(shí),徐朔方先生到南師大做講座,是一個(gè)晚上,我也特意去聽(tīng)了,聽(tīng)了以后,和他也聊了一會(huì ),說(shuō)了我是杭大七八中文的,談得也很開(kāi)心,當然后來(lái)沒(méi)有聯(lián)系。無(wú)論是對徐老師,還是對蔡老師,一我不熟,二我有自卑感,所以當時(shí)都不敢多說(shuō)。

           蔡老師的信很客氣,請我到他北京家里去玩。我覺(jué)得自己學(xué)問(wèn)太淺薄,因此不敢再聯(lián)系。

           沈小杭:蔡義江老師是當年中文系的教學(xué)骨干之一,善于掌控課堂的氣氛和節奏。他的課以?xún)热莸纳鷦?dòng)豐富及很強的內在邏輯性見(jiàn)長(cháng),吸引了許多“粉絲”。

           沈瀾:我不是個(gè)好學(xué)生,對老師的記憶都很淺,我在日記里極少寫(xiě)到老師,大概是不敢吧。當年感覺(jué)蔡義江老師是要仰視的,印象比較深的是他講《紅樓夢(mèng)》,確實(shí)是淵博、瀟灑一派,但和吳熊和老師和陳堅老師比起來(lái),蔡老師稍顯高冷些。

           七

           賀雪飛:記得當年我們系有兩位特別高大帥氣、玉樹(shù)臨風(fēng)的老師,一個(gè)是教古代文學(xué)的蔡義江老師,一個(gè)是教現代文學(xué)的陳堅老師,兩位的研究領(lǐng)域不同,講授風(fēng)格尤其是語(yǔ)言也都極具個(gè)性。陳老師的普通話(huà)在那個(gè)年代的南方屬于特別標準的,而蔡老師則明顯帶著(zhù)寧波方音,但我聽(tīng)來(lái)感覺(jué)非常親切,因為跟我們舟山老家的普通話(huà)“異曲同工”。喜歡聽(tīng)蔡老師的課,還因為他講課富有激情,最有趣的是他講著(zhù)講著(zhù)興之所至會(huì )自己笑出聲來(lái),然后我們跟著(zhù)笑。

           蔡老師是“紅學(xué)”研究大家,印象中除了給我們上清代文學(xué)時(shí)講過(guò)《紅樓夢(mèng)》,好像并沒(méi)有開(kāi)設過(guò)專(zhuān)題研究課,但這并不影響我們對他及其研究成果的崇拜。三十五年前,當我成為一名大學(xué)老師后,曾經(jīng)非常自豪地給我的一個(gè)學(xué)生介紹過(guò)蔡先生的研究,這個(gè)現在已經(jīng)成為煙臺四中高級教師的學(xué)生曲永輝,深受蔡老師的影響,新近出版了專(zhuān)著(zhù)《<紅樓夢(mèng)>導讀序列化實(shí)踐探索》,我想這應該也是一種精神與文化的傳承吧。

           以下是曲永輝寫(xiě)下的:

           “滿(mǎn)紙荒唐言,一把辛酸淚。都云作者癡,誰(shuí)解其中味?”在《紅樓夢(mèng)》導讀的過(guò)程中,最讓師生頭疼的就是其中的詩(shī)詞曲賦,讀之文采斐然,卻又不能真正理解其中的韻味。面對這座云山霧罩的大山,學(xué)生望而生畏,只好繞道而行。如何讓學(xué)生理解《紅樓夢(mèng)》詩(shī)詞的妙處?一籌莫展之際,我拜讀了蔡義江先生的《〈紅樓夢(mèng)〉詩(shī)詞曲賦鑒賞》和他的其他著(zhù)述。蔡先生的解讀將“說(shuō)明”“注釋”“鑒賞”結合,循序漸進(jìn)地引領(lǐng)我們走入詩(shī)詞的深處,掀開(kāi)了《紅樓夢(mèng)》詩(shī)詞的神秘面紗,讓我們領(lǐng)略到了曹公語(yǔ)言藝術(shù)的“真面目”。這部書(shū)還收錄了脂本《石頭記》評詩(shī)選釋、有關(guān)曹雪芹生平事跡的詩(shī)歌選注、《紅樓夢(mèng)》版本簡(jiǎn)介,文獻互證,內容豐贍,極大地開(kāi)闊了讀者的閱讀視野,被師生稱(chēng)為《紅樓夢(mèng)》導讀的“寶書(shū)”。在這本“寶書(shū)”的指導下,我們進(jìn)行了同題詩(shī)歌的比較鑒賞,以詩(shī)識人,鑒賞詩(shī)歌的同時(shí)也解讀了人物形象,可謂一舉兩得。我們還仿照金陵十二釵判詞的形式,嘗試給賈雨村等人寫(xiě)判詞,舉辦《紅樓夢(mèng)》詩(shī)詞朗誦會(huì ),感受傳統文化的魅力。

           應滬晨:我對明清小說(shuō)的喜愛(ài),完全是在聽(tīng)了蔡義江老師的講課之后萌發(fā)的。

           當年高考結束后,母親借了一套《紅樓夢(mèng)》給我看。我是在十多天的時(shí)間里匆匆地讀完這樣一部小說(shuō)的。對于一個(gè)懵懂少年來(lái)說(shuō),只能是囫圇吞棗。印象里只是感覺(jué)到一個(gè)本來(lái)熱熱鬧鬧的鐘鳴鼎食之家,在這十多天的時(shí)間里便落了個(gè)“白茫茫大地真干凈”的境地,第一次從心底里由衷地感到凄涼。

           上了大學(xué)之后,又通讀了一遍《紅樓夢(mèng)》,特別是在聆聽(tīng)了蔡義江老師的講座后,真有如醍醐灌頂。蔡老師信手拈來(lái),侃侃而談,將書(shū)中人物、詩(shī)詞曲賦、前因后果一一道來(lái),整部《紅樓》如庖丁解牛,說(shuō)了個(gè)透徹。原來(lái)《紅樓夢(mèng)》是應該這樣讀的。他的講課則使得文學(xué)的魅力如此的動(dòng)人,從此,我便對明清小說(shuō)產(chǎn)生了濃厚的興趣,不僅大量地閱讀,還盡可能多地購買(mǎi),當然最鐘愛(ài)的還是這部《紅樓夢(mèng)》。雖然已過(guò)四十多年,但當時(shí)背誦過(guò)的《紅樓夢(mèng)》中的詩(shī)詞仍然記憶猶新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到目前為止,我已收藏了十余種版本的《紅樓夢(mèng)》。這些年,因職業(yè)的緣故無(wú)暇通讀,但每隔幾年也要讀上幾個(gè)篇章,品味一下文學(xué)的味道。如果說(shuō),少年時(shí)讀《紅樓夢(mèng)》猶如隙中窺月,只是一些皮毛之感,年輕時(shí)讀《紅樓夢(mèng)》猶如庭中望月,把書(shū)讀得太復雜,如今我已脫下職業(yè)的套裝,重新捧讀《紅樓夢(mèng)》時(shí),是否猶如臺上玩月?

           在這里,不得不說(shuō)蔡老師當年的《紅樓夢(mèng)》課對我的影響是終身的。

           胡志毅:我在大學(xué)時(shí)聽(tīng)蔡義江老師講授《紅樓夢(mèng)》,感覺(jué)到他身上的文人傲氣,頭偏向一邊,微微抬起一點(diǎn),好像在凝視著(zhù)某個(gè)神秘的方向,能感覺(jué)到他從曹雪芹詩(shī)詞中窺探到了十二金釵的命運。我研究生畢業(yè)后從北京回來(lái),在復建的浙江大學(xué)中文系任教,一起來(lái)的同事中,有一位是杭州大學(xué)中文系畢業(yè)的古典文學(xué)的研究生李越深,她讓我一起邀請蔡義江先生來(lái)浙江大學(xué)演講,我的印象是在教七報告廳,講的好像也是《紅樓夢(mèng)》中的詩(shī)詞。這時(shí)見(jiàn)到的蔡義江先生,已經(jīng)是民革中央的宣傳部長(cháng)、團結出版社社長(cháng)、總編輯,他給我的印象和我在讀大學(xué)時(shí)不一樣,是一位非常和藹的先生。我想傲氣和和藹,可能是文人兩個(gè)階段的面相和境界。

           【回音壁】

           孔小炯:@黃仕忠  慚愧呵,我真的記不起多少大學(xué)時(shí)老師的風(fēng)采了,而且自己也沒(méi)有記日記的習慣,所以現在只能羨慕同學(xué)們箱底的寶貝了。蔡義江老師、郭在貽老師、徐朔方老師、沈文倬先生等,我都只有淡淡的印象,如沈老先生的口吃,還有他那樸拙真摯智慧的臉膛(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那時(shí)的感受)。你的文章讓我完美了中文系老師的形象,了解了很多過(guò)去不甚清楚的事。

           我合在一起讀你的文章,發(fā)現你的文筆隨著(zhù)內容的不同而在變化,寫(xiě)鄉村往事的帶著(zhù)泥土味兒,回憶老師的文章則流露出一股雅慧,轉換自如,越發(fā)得心應手了。

           李越深(中文82碩|浙江大學(xué)):錢(qián)志熙的回憶蠻細致,蔡老師給研究生講唐詩(shī)時(shí)對格律講得很細很精彩。

           我本科是外校的,進(jìn)杭大讀研時(shí),把所有導師的課都聽(tīng)了,但課程內容已經(jīng)記憶不深,像沈文倬先生的課,可能當時(shí)就沒(méi)怎么聽(tīng)懂。

           我想起來(lái),因錢(qián)志熙是杭大畢業(yè),我第一次去拜見(jiàn)吳老師是志熙帶著(zhù)去的,這個(gè)我印象深刻。我第一次見(jiàn)蔡老師,應該也是志熙帶著(zhù)去的,老師說(shuō)他原來(lái)叫蔡國安,他弟弟叫蔡國黃,安字和黃字的字體結構是對稱(chēng)的。不知錢(qián)志熙對此有沒(méi)有印象。

           陳巖(中文78):看多位同窗不同視角的敘述,才更接近真實(shí)的蔡師。

           吳存存(中文78|香港大學(xué)):真好!現在想起來(lái)我上大學(xué)時(shí)真不是個(gè)好學(xué)生,誤過(guò)了多少好課和好師長(cháng)!

           鄭廣宣(中文78):又一位偶像式的老師!幾十年過(guò)去了,他們的為學(xué)為人,早就潛移默化在我們的精神領(lǐng)域中。

           呂立漢(中文78):黃仕忠同學(xué)又搞“砌墻體”的回憶文章了。這次回憶的是40年前杭州大學(xué)中文系給我們上課的老師們。我將在朋友圈中陸續推出,與朋友們分享。

           吳朝騫(中文78):去年杭大中文78級回憶40多年前的高考,引來(lái)一波流量;今年我們回憶大學(xué)里那些令人難忘的老師。

           王自亮(中文77):蔡義江老師那時(shí)給我們講唐詩(shī),其實(shí)我在更早的時(shí)候就看了他的“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”。他課堂上一站,就有吸引力。用現在的語(yǔ)言,就是一枚老帥哥。

           孫敏強(中文77):喜歡古典文學(xué),就是緣于老師們(蔡老師給我們教唐代文學(xué))。我對《紅樓夢(mèng)》有興趣,也與讀蔡老師《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評注》有很大關(guān)系?吹绞酥倚峙c先生的合影,想起聽(tīng)課時(shí)的情景與兄帶我們盤(pán)桓中大,賞珠江夜景的往事,特別親切。想念,想念……謝謝我兄!

           樓含松(中文79|浙江大學(xué)):蔡老師給我們上課時(shí),五十歲不到,風(fēng)流倜儻,板書(shū)龍飛鳳舞,笑聲響震屋瓦,是學(xué)生心目中的大才子。1986年蔡老師赴京工作,我們幾個(gè)青年教師為他餞行,他意氣風(fēng)發(fā)中流露出一些不舍。又過(guò)了許多年,年屆八十的蔡老師回校講座,我有幸主持,還沒(méi)輕沒(méi)重地開(kāi)玩笑說(shuō):蔡老師一點(diǎn)沒(méi)變,連寧波口音的普通話(huà)也沒(méi)變!多年不見(jiàn),看照片中的蔡老師,已經(jīng)這么老了……

           周明初(中文84|浙江大學(xué)):我們應當是蔡老師教過(guò)的最后一屆本科生。1986年春夏學(xué)期,蔡老師與邵海清、黃加灝、樓含松幾位老師合開(kāi)古代文學(xué)(四)。蔡老師講的是清詩(shī)和《紅樓夢(mèng)》。原定他的課程有一個(gè)月,因為期間夏承燾先生在京逝世,他要和其他老師一起赴京參加追悼會(huì ),只好對課程有所壓縮。這之后不久,他調離杭大,赴京任職于民革中央。

           趙素文(中文94|中國計量大學(xué)):讀老師們的回憶文字,如面臨其人。蔡老師雖無(wú)緣一見(jiàn),但大名在耳。吳熊和先生是當年我們杭大人文學(xué)院文史哲綜合基地班的發(fā)起人,也擔任了當時(shí)杭大人文學(xué)院的院長(cháng),給我們上過(guò)《論語(yǔ)》、宋詞等課,風(fēng)度翩翩、溫雅敦厚,同學(xué)們極是傾慕。聽(tīng)過(guò)陳堅老師的課,留給我的印象,是有“五四”文藝青年的翩翩風(fēng)采。

           洪朝輝(歷史78|美國普渡大學(xué)):每每讀到仕忠兄關(guān)于杭大中文系教授的回憶文章,常使人追憶當年杭大文史大家的風(fēng)采,但更使人痛惜杭大被“吞并”而不復存在,緣故因由,歷史一定會(huì )予以完整記錄。此處可以有復辟、復辦、復興的念想!

           李夢(mèng)生(中文78碩|上海辭書(shū)出版社):大作拜讀,所謂不擇細流,以成江河,佩甚!

           李保民(上海書(shū)畫(huà)出版社):最早讀蔡先生的大作就是《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評注》,那時(shí)特殊年代剛結束,得此一書(shū)殊屬不易,如獲至寶。它對我后來(lái)喜歡古典詩(shī)詞有莫大的影響。我的同事李夢(mèng)生好象也是蔡老師的學(xué)生,還在蔡老師的指導下,做過(guò)黃仲則詩(shī)的解讀。很羨慕黃老師年輕時(shí)負笈老杭大的求學(xué)生涯,故事精采,那里有我所崇拜的一眾名師,夏承燾、姜亮夫、蔣禮鴻、吳熊和、沈文倬、郭在貽等,可謂群星璀璨。讀過(guò)他們很多的書(shū),獲益匪淺,令人有高山仰止之感。

           張宏生(香港浸會(huì )大學(xué)):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蔡先生,但曾熟讀那印數百萬(wàn)的書(shū)。

           王進(jìn)駒(暨南大學(xué)):我書(shū)架就有一本1979年版的蔡先生《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評注》。

           陳文新(武漢大學(xué)):給你們上過(guò)課的老師中,蔡義江先生我最了解,可惜也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面。

           李霖(北京大學(xué)):杭大真是群星璀璨。

           萬(wàn)晴川(揚州大學(xué)):那時(shí)的杭大名師云集。

           羅書(shū)華(復旦大學(xué)):把詩(shī)詞曲賦與脂胭齋的評點(diǎn)等資料結合起來(lái),小蟲(chóng)一只。一代之史,呼之欲出。

           李舜華(廣州大學(xué)):哈哈,我中學(xué)時(shí)就讀過(guò)蔡義江先生的書(shū),家里有。但我一直不知道他是老杭大的。不問(wèn)出處。

           從您的寫(xiě)作來(lái)看,我有兩個(gè)感慨:一是本科還得是好學(xué)校,還有那個(gè)時(shí)代,同學(xué)成才得多,畢竟招生少,來(lái)的都是人才;二是我讀研時(shí)也到了北師大,可我們好象對老師了解不多。因為很少上大課。我就聽(tīng)過(guò)中文系寥寥幾位老師的課,畢竟研究生階段不如本科生階段課多。同學(xué)之間也很少八卦老師軼事。

           黃仕忠:我們“新三屆”處于特殊年代。老師第一次碰到這么好的學(xué)生,也是對好學(xué)生渴望已久。學(xué)生則是對讀書(shū)的饑餓感更甚。我們讀研時(shí),很關(guān)注老師們的學(xué)脈與成就,因為想知道我們該走什么路。所以我們對老師們想得多,記得也多。

           王兆鵬(四川大學(xué)):共同記憶,不同視角。又有意思。

           黃義樞(浙江傳媒學(xué)院):極好,多人多角度回憶,不僅把蔡義江先生寫(xiě)得很具象,而且也讓我深刻體會(huì )到了學(xué)脈的傳承。

           殷嬌(中國藝術(shù)研究院):又見(jiàn)砌墻體!由黃老師奠基的“砌墻體”越來(lái)越“出圈”了,究其原因,正如文章所說(shuō),既有回憶的嚴謹,又有青春的浪漫,既是飽含感情的口述回憶,又是富有價(jià)值的斷代史。

           王清溪(鳳凰出版社):“我們老師講課,全在講詩(shī)的藝術(shù),而很少講空洞的思想”。心向往之。

           李健(河北大學(xué)):蔡老師的兄長(cháng)蔡義漢教授在天津大學(xué),是地熱學(xué)專(zhuān)家,喜歡越劇,支持了一個(gè)小百花越劇團。讀本科時(shí),我曾經(jīng)跟天津的昆曲老師一塊拜訪(fǎng)過(guò)蔡義漢老師。

           郭梅(杭州師大):大概初中的時(shí)候買(mǎi)了蔡老師的那本《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校注》,我覺(jué)得也算是我的啟蒙書(shū)了,早就散架了。

           公蒗蒗(山西師大):回音壁中一個(gè)詞形容得好:雅慧。

           大學(xué)時(shí)讀過(guò)蔡先生的紅學(xué)著(zhù)作,我們沒(méi)有《紅樓夢(mèng)》的專(zhuān)題課,我就自己摸索著(zhù)去圖書(shū)館看各種相關(guān)著(zhù)作理解,淘書(shū)淘到過(guò)《紅樓夢(mèng)詩(shī)詞曲賦評注》。讀完您的分享,蔡老師形象栩栩如生,以詩(shī)詞功底治小說(shuō),自然不同。

           我在《中華戲曲》編輯部工作以后,和文化藝術(shù)出版社的蔡宛若老師時(shí)有接觸,才知她的令尊為蔡義江。8月還看到蔡老師朋友圈發(fā)《蔡義江新評紅樓夢(mèng)》出精裝版了。

           章雪晴(紹興文理學(xué)院):上《紅樓夢(mèng)》的課,一定避不開(kāi)蔡老師的書(shū)!很喜歡黃仲則那一段,之前看蔣寅老師為《黃仲則詩(shī)選》寫(xiě)的前言,也是對那一句“為誰(shuí)風(fēng)露立中宵”印象深刻。學(xué)古代文學(xué)的一個(gè)好處,就是在哪里都可以向某個(gè)古人臨風(fēng)致意吧!

           劉東(浙江社科院):蔡老師1986年就去擔任民革中央的宣傳部長(cháng)了,所以我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面,本來(lái)90年代省內社科大家我認識不少的,太遺憾了。

           王晶(紹興市社聯(lián)):拜讀完畢,真的是“砌”了好高的“墻”!為老師有這樣的老師,欽羨不已!

           趙紅娟(浙江外大):文筆真好,吳蔡兩位先生對比著(zhù)寫(xiě),簡(jiǎn)直美極了,最后還來(lái)了位陸堅先生相映襯。曾和潘老師說(shuō)起您怎么寫(xiě)得這么好,事情記得這么清楚,潘老師說(shuō)您好像有日記。蔡老師年輕時(shí)照片(第二張)極帥,大牌風(fēng)范。

           黃仕忠:我沒(méi)有記日記。但我寫(xiě)作,是把事件用細節來(lái)表達,把腦海中的那個(gè)畫(huà)面,用細節傳達出來(lái),而不是籠統敘述。

           李穎瑜(香港中文大學(xué)-深圳):讀完這篇,又回想起之前寫(xiě)吳老師那篇,兩位才子型老師真是各有千秋!您對比兩位老師的文字,和錢(qián)志熙老師對比兩位老師課堂風(fēng)格的說(shuō)法,都極有意趣!吳老師寫(xiě)給蔡老師的兩首詩(shī),讀來(lái)也頗令人觸動(dòng),盡顯才子間之相知相惜。

           沈珍妮(中大博士生):推文一開(kāi)始放的照片就是蔡老師在書(shū)桌前擎著(zhù)煙,后面讀到鄭廣宣老師說(shuō)“蔡老師的稿子是煙熏出來(lái)的”的時(shí)候,不由會(huì )心一笑。

           張紫陽(yáng)(中大博士生):感覺(jué)老師這次的文章比之前又花式翻新了。之前是一唱眾和,現在則是合唱,從不同角度回憶蔡老師,使得蔡老師的形象更為具體生動(dòng)。我覺(jué)得挺有意思的是,有的老師在回憶蔡老師的時(shí)候說(shuō)他風(fēng)趣幽默,有的卻又說(shuō)他比較高冷,看來(lái)關(guān)系的不同,蔡老師在不同的人心里形象也不同啊。

           陸韻(中大碩士生):不同學(xué)生對于老師最深刻的記憶總是有偏向的,也和機緣際遇、學(xué)生的主動(dòng)性、領(lǐng)悟能力有關(guān)。因此同樣是蔡老師的學(xué)生,同樣聽(tīng)了同一門(mén)課,真正記憶、學(xué)習、繼承到的東西也有所差異。這種“砌墻體”的記錄,讓后世人能了解到更為靈動(dòng)鮮活的蔡老師,的確是很有趣味和價(jià)值!

           宋睿(中大本科生):多謝老師分享!蔡老師為學(xué)之道,重在學(xué)以致用,“傳”于后人,故能不拘其業(yè),揚學(xué)問(wèn)于課堂。而授課之法,勝在“深入淺出”,故能激發(fā)聽(tīng)者“思維靈光”,愈久愈能品味其中道理。讀蔡先生舊事,似能感受到老先生年少時(shí)風(fēng)華意氣,彼時(shí)學(xué)者,或許并沒(méi)有太多功利之念吧!

           “轉載請注明出處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時(shí)間:2023-11-23 來(lái)源:潮新聞客戶(hù)端
        作者:黃仕忠 編輯:劉卓文
        欧美性爱网,未满十八岁禁止入内,起碰免费公开97在线视频人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