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t200d"><optgroup id="t200d"><tbody id="t200d"></tbody></optgroup></pre>
      1. 毛傳來(lái):堅持“堅持”這件事

        ——在全省新聞界慶祝中國記者節暨好記者好作品頒獎報告會(huì )上的發(fā)言

        浙江日報報業(yè)集團 毛傳來(lái)

        毛傳來(lái)在全省新聞界慶祝中國記者節暨好記者好作品頒獎報告會(huì )上作交流發(fā)言徐彥 攝)

        各位領(lǐng)導、同事:

           大家好!今天我在這里,主要是匯報過(guò)去20多年來(lái)的從業(yè)感受,以及自己在未來(lái)20多年乃至更長(cháng)時(shí)間里,需要繼續努力的方向。

           作為一名記者,最重要的是什么?這是一個(gè)挺難的問(wèn)題,到處都是正確答案。

           在我看來(lái),最重要或者說(shuō)是最難的就是一個(gè)簡(jiǎn)單的詞:堅持。

           我的大學(xué)同學(xué),畢業(yè)后從事新聞這一行的,最初差不多有一半,如今還不到一半的一半。

           很多同學(xué)和同事,走著(zhù)走著(zhù)就散了。

           而如今還在當記者的,也不乏兩種人,或者說(shuō)是兩種狀態(tài):

           一種是,往前走著(zhù)走著(zhù),心里就亂了;

           還有一種是,稿子寫(xiě)著(zhù)寫(xiě)著(zhù),心想就算了。

           “心里就亂了”的人,以后也不一定會(huì )離開(kāi)新聞隊伍,只是看著(zhù)同行者一個(gè)個(gè)離開(kāi),有些心猿意馬,繼續往前走又有點(diǎn)力不從心。原來(lái)在這片希望的田野里,大家都是一顆顆新鮮大白菜,沒(méi)過(guò)幾年,有的就成了老壇酸菜;原先眼里都有光,現在眼里只有不明分泌物了。

           “心想就算了”的人,主要是工作強度越來(lái)越大、工作節奏越來(lái)越快,對于新聞專(zhuān)業(yè)上的標準和要求降低了。最典型的就是,新媒體端的新聞報道,“無(wú)錯不成文”已經(jīng)是一種普遍現象。

           如今,我們都很善于抓新聞,會(huì )講故事,寫(xiě)稿子出手也很快,但很少靜下心來(lái)去思考,去沉淀,甚至沒(méi)有多問(wèn)幾個(gè)“為什么”“真的嗎”;生產(chǎn)了很多快餐式的新聞,不再有時(shí)間寫(xiě)篇有價(jià)值的調查報道;抓住了好新聞,卻在一些簡(jiǎn)單的細節上經(jīng)不起常識的推敲;搶到了獨家線(xiàn)索,卻沒(méi)有多一份耐心去印證,結果成了假新聞;寫(xiě)了洋洋灑灑萬(wàn)字雄文,結果有一兩處“硬傷”,與新聞獎失之交臂……

           我經(jīng)常想起十多年前采寫(xiě)過(guò)的一篇頭版頭條報道,稿子交出去當晚,領(lǐng)導把我叫到辦公室訓了一段:你不要以為浙報的頭條這么容易,采訪(fǎng)三四天就寫(xiě)出來(lái)了,更不要自我感覺(jué)良好!我們當年寫(xiě)個(gè)頭條,沒(méi)有采訪(fǎng)十天半個(gè)月,根本不敢把稿子拿出來(lái)。

           當時(shí)我有點(diǎn)蒙:怎么寫(xiě)個(gè)頭條,領(lǐng)導不表?yè)P,還要批評?

           后來(lái),我自然就漸漸明白了,也經(jīng)常告誡自己,無(wú)論時(shí)代如何變遷,工作環(huán)境有什么改變,有些東西是永遠值得堅持下去的。

           回顧過(guò)去這些年,我努力向新聞界前輩們學(xué)習,一直堅持在新聞報道一線(xiàn)。無(wú)論是參與《習近平浙江足跡》一書(shū)的寫(xiě)作和編輯,還是習近平總書(shū)記3次在浙江考察調研的報道,經(jīng)常都是連夜奮戰甚至通宵達旦。這樣的狀態(tài),在我的同事身上,很常見(jiàn)。剛剛過(guò)去的亞運會(huì )報道,前方的記者簡(jiǎn)直就是一部部“永動(dòng)機”,后方的編輯“天亮說(shuō)晚安”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
           堅持,需要“深挖一口井”的專(zhuān)注,需要“只問(wèn)耕耘不問(wèn)收獲”的投入,需要“任爾東西南北風(fēng)”的定力,需要一種“釘釘子精神”。

           我們要堅持當初的那份理想,堅持在專(zhuān)業(yè)上的追求和高標準。甚至,有時(shí)候我們要堅持的就是“堅持”這件事本身。堅持就是意義,無(wú)問(wèn)西東,雖千萬(wàn)人吾往矣。

           最后,再講一個(gè)堅持的故事。

           去年底,在省委宣傳部的指導下,浙報集團主導組建內容戰隊,提升優(yōu)質(zhì)內容生產(chǎn)能力,打響新媒體端深度報道的“潮聲”欄目品牌。我有幸參與其中,也做了一些不一樣的報道,馬英九訪(fǎng)問(wèn)大陸就是其中一個(gè)。

           臺灣地區前領(lǐng)導人訪(fǎng)問(wèn)大陸,歷史上頭一回,有政治意義上的價(jià)值,也有新聞意義上的價(jià)值。在領(lǐng)導部署下,我帶著(zhù)幾個(gè)年輕同事一起做這個(gè)報道。

           大家都知道,臺灣問(wèn)題是新聞報道敏感點(diǎn)。我們也碰到了一些困難,首當其沖是采訪(fǎng)對象——省內一名臺灣問(wèn)題權威專(zhuān)家的疑問(wèn):這種選題,你們怎么會(huì )去碰?不怕出事嗎?

           在專(zhuān)家質(zhì)疑下,有小伙伴打退堂鼓,開(kāi)玩笑說(shuō),稿子寫(xiě)完就可以寫(xiě)檢討書(shū)了。

           后來(lái),有關(guān)提示來(lái)了,明確地方媒體不做自選動(dòng)作。

           再后來(lái),我們碰頭開(kāi)了個(gè)小會(huì ),統一思想:不管能不能發(fā),稿子拿出來(lái)再說(shuō)。

           其實(shí)當時(shí)自己是有一份執念的:雖然這稿子完全可以不用寫(xiě),但作為一名記者,就要有記錄這個(gè)歷史事件的使命感和責任感。

           結果,我們這篇《馬先生,好久不見(jiàn)》成了全國媒體中第一篇關(guān)于馬英九此行的深度報道,全網(wǎng)傳播量超過(guò)千萬(wàn)。省外一些同行跟我們聯(lián)系,第一句話(huà)都是:你們這個(gè)稿子,是怎么弄出來(lái)的?

           所以,在這里也要特別感謝省委宣傳部以及新聞處的指導和支持。我們是“明知不可為而為之”,你們是“明知不能送審而送之”,一次次地幫我們把稿子往上級送審,終于破天荒地通過(guò)了。

           其實(shí),在“潮聲”內容戰隊里,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:有人輾轉三個(gè)省,跑了幾千公里,為了記錄一條瀕臨滅絕的小魚(yú)和一座大壩的“戰斗”;有人遠赴海南島,去追蹤一顆水稻種子的故事;有人死扛日本駐華使領(lǐng)館兩三個(gè)月,追問(wèn)核廢水排放的真相……

           每個(gè)在戰隊里工作過(guò)的同事,都有不同的感悟,但有一點(diǎn)是相同的:在新聞“快餐”時(shí)代,用專(zhuān)業(yè)主義做新聞的這種堅持,很珍貴,也很過(guò)癮。

           那么,堅持的背后,是什么?我想,應該是敬畏。

           敬畏手中的筆,或者是指尖的鍵盤(pán)。筆下有毀譽(yù)忠奸,筆下有是非曲直,筆下有人命關(guān)天。眾聲喧嘩,人人急著(zhù)輸出觀(guān)點(diǎn)的時(shí)代,我們努力保持一份理性的思考與判斷。

           敬畏報紙前的讀者,或者手機那一端的受眾。永遠拜人民群眾為師,群眾在哪里,我們就在哪里。

           敬畏新聞這份事業(yè),向邵飄萍這樣“鐵肩擔道義,辣手著(zhù)文章”的新聞前輩們致敬和學(xué)習,雖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

           回到堅持這個(gè)話(huà)題。我想,在新聞這條跑道上,我們在座的人不一定是跑得最快的人,但至少都是堅持到現在的人,希望我們一起成為像江坪老總那樣堅持到最后的人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時(shí)間:2023-11-06 來(lái)源:浙江省記協(xié)
        作者:浙江日報報業(yè)集團 毛傳來(lái) 編輯:劉卓文
        欧美性爱网,未满十八岁禁止入内,起碰免费公开97在线视频人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