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t200d"><optgroup id="t200d"><tbody id="t200d"></tbody></optgroup></pre>
      1. 《旭升堂:江南好家風(fēng)》:遺子黃金滿(mǎn)筐,不如一經(jīng)

           家是最小國,國是千萬(wàn)家。家風(fēng)的“家”,是家庭的“家”,也是國家的“家”。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多次強調家風(fēng),說(shuō)的是“小家”,著(zhù)眼的是“大家”。在當前全國上下都在大力弘揚良好家風(fēng)的大背景下,挑選典型家族,加以深入研究,給人們樹(shù)立良好的榜樣,無(wú)疑具有很強的歷史和現實(shí)意義。

           自宋元明以來(lái),素有“小鄒魯”之稱(chēng)的浙江浦江作為吳越文化的高地,文風(fēng)鼎盛,曾經(jīng)涌現出了“明朝開(kāi)國文臣之首”宋濂等名家。他曾寫(xiě)過(guò)一篇《浦陽(yáng)深溪王氏義門(mén)碑銘》,七世同居、兩朝旌表的浦陽(yáng)深溪王氏義門(mén),以前店村旭升堂為翹楚。

        旭升堂大廳

           “遺子黃金滿(mǎn)筐,不如一經(jīng)”,旭升堂在清朝兩百多年時(shí)間里,連續出了八代秀才,可謂長(cháng)盛不衰。究其原因,不是因為祖先留下了多少高樓、田產(chǎn)和金銀,而是留下了耕讀傳家、樂(lè )善好施的良好家風(fēng)。

        旭升堂于2011年被浙江省浦江縣人民政府列為第四批文物保護單位

           學(xué)習好家風(fēng),不是停留在口頭上的一句漂亮口號,關(guān)鍵要落到實(shí)處,需要一個(gè)好的讀本,一方面作為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深入研究之用,另一方面作為普通讀者學(xué)習借鑒之用!缎裆茫航虾眉绎L(fēng)》作者王向陽(yáng)從2012年開(kāi)始留意并搜集旭升堂的相關(guān)資料,經(jīng)過(guò)五年的不懈努力,共搜集到252篇詩(shī)文,分為三個(gè)部分:第一編,旭升堂先賢人物傳贊;第二編,旭升堂先賢往來(lái)詩(shī)文;第三編,旭升堂先賢著(zhù)述。

        《旭升堂:江南好家風(fēng)》

        王向陽(yáng) 編著(zhù)

        中山大學(xué)出版社

        2023年7月

           雖然詩(shī)文的水平、長(cháng)短不一,但本書(shū)作為一個(gè)供文史愛(ài)好者學(xué)習借鑒和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深入研究用的詩(shī)文集,應收盡收,務(wù)求全面,以全面反映旭升堂家風(fēng)的真實(shí)面貌。作者在對文字進(jìn)行考訂的同時(shí),又作了注釋?zhuān)η鬁蚀_、全面、通俗,讓讀者們能夠讀懂理解其中的內容。

        以禮教聯(lián)結“家國”

        ——《旭升堂:江南好家風(fēng)》序

        陳春聲

           70多年前,費孝通先生在其不朽的名篇《禮治秩序》中指出:“鄉土社會(huì )秩序的維持,有很多方面和現代社會(huì )秩序的維持是不相同的!覀兛梢哉f(shuō)這是個(gè)‘無(wú)法’的社會(huì ),假如我們把法律限于以國家權力所維持的規則;但是‘無(wú)法’并不影響這社會(huì )的秩序,因為鄉土社會(huì )是‘禮治’的社會(huì )!Y是社會(huì )公認合式的行為規范。合于禮的就是說(shuō)這些行為是做得對的,對是合式的意思。如果單從行為規范一點(diǎn)說(shuō),本和法律無(wú)異,法律也是一種行為規范。禮和法不相同的地方是維持規范的力量。法律是靠國家的權力來(lái)推行的!畤摇侵刚蔚臋嗔,在現代的國家沒(méi)有形成前,部落也是政治權力。而禮卻不需要這有形的權力機構來(lái)維持。維持禮這種規范的是傳統!辟M孝通先生把法律、道德與禮節視為制約人的規范的三種不同表現形式,特別強調禮治和禮教在維持中國傳統鄉村社會(huì )秩序方面的重要性,指出禮的存在是中國社會(huì )結構的特質(zhì)之一。近日,承蒙王東曉教授介紹,有機會(huì )拜讀王向陽(yáng)先生編注的《旭升堂:江南好家風(fēng)》書(shū)稿,對費老高度重視的“禮治和禮教”問(wèn)題有了新的感受與認識。此書(shū)通過(guò)江南一個(gè)鄉村家族發(fā)展與禮教建設的歷程,以豐富翔實(shí)的歷史文獻,從相當具體而深入的視角,生動(dòng)地展現了傳統中國基層社會(huì )運作機制的若干側面,對我們更為細致地理解中國文化背景下鄉村與國家的關(guān)系,頗具啟發(fā)意義。

           根據《浦江縣志》記載,東曉教授和向陽(yáng)先生的家鄉浙江省浦江縣鄭宅鎮是縣內歷史名鎮,而深溪王氏更是本地望族之一,其先祖定居的歷史可以追溯至南宋淳熙年間(1174—1189)。王向陽(yáng)先生歷時(shí)十年,從族譜、詩(shī)文集、碑銘、方志等地方文獻和民間文書(shū)中,輯錄了與深溪旭升堂王氏家族相關(guān)的251篇文字,包括詩(shī)、贊、說(shuō)、辨、序、傳、記、行狀、墓志銘、祭文、墓圖、題跋等體裁,結合田野調查所得,認真輯佚、?,并做了相當細致的注釋?zhuān)劫懓l(fā)覆,用功精勤,兼具學(xué)術(shù)積累價(jià)值與文化保護意涵。

           細讀這251篇文獻,給人深刻印象的,就是深溪旭升堂王氏“家教”與“家風(fēng)”中氤氳著(zhù)的濃郁的“禮教”氛圍。在人物傳記、宗族規約和讀書(shū)筆記中,不斷提及“禮儀”“禮法”“禮義”“禮節”等儒學(xué)典章的規矩,于“禮樂(lè )”“禮服”“禮器”“禮物”等多有論述,對重要儀式場(chǎng)合和日常生活中的“冠禮”“婚禮”“鄉飲酒禮”“賀慶吊喪之禮、祭祀賓客之文”和“灑掃應對之節、事親敬長(cháng)之禮”等格外重視,還要求家族成員言談舉止要“知禮”“守禮”“合禮”“盡禮”和“禮讓”,且對“詩(shī)禮”“典禮”“鄉禮”與“家禮”等觀(guān)念也有較多關(guān)注和解釋。鄰村鄭祖淓在寫(xiě)給旭升堂第七世子孫王思韓的七律《柬寄王鹿鳴》,就是將“詩(shī)禮”與“家風(fēng)”聯(lián)結在一起的:“詩(shī)禮家風(fēng)應未墜,莫將壯志付蹉跎”。具有族規性質(zhì)的《深溪義門(mén)王氏家則》第三十六條對宗族延請塾師的條件,也有這樣的說(shuō)法:“延迎禮法之士,庶幾有所觀(guān)感,有所興起,其于學(xué)問(wèn)資益非小”;第二十五條對族務(wù)管理中“家長(cháng)”的治事規矩,更是要求“在上者謹守禮法,以制其下”;其第一百七條還明確了族人“違于禮法”的罰則:“子孫賭博無(wú)賴(lài)及一應違于禮法之事,家長(cháng)度其不可容,會(huì )眾罰拜以愧之,但長(cháng)一年者受三十拜”!岸Y法”與“禮教”在鄉村公共管理和風(fēng)俗培育中的功能,可見(jiàn)一斑。

           正如人類(lèi)學(xué)和歷史學(xué)的許多研究所表明的,儀式行為在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的發(fā)展中具有多方面的重要意義,而在中國這個(gè)“國家”無(wú)時(shí)不在、無(wú)處不在的社會(huì )里,當“儀式”被視為“禮儀”的時(shí)候,王朝意識形態(tài)的因素就深深地蘊含于其中了。正如作者在“前言”和“后記”中一再強調的,“家是最小國,國是最大家”“‘天下之本在國,國之本在家,家之本在身’,這就是儒家‘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’的家國一體思想”!缎裆茫航虾眉绎L(fēng)》一書(shū)給我們的啟示就是,在“家國一體”的鄉村社會(huì )歷史發(fā)展中,常常是以“禮教”將“家”與“國”聯(lián)結起來(lái)的。

           在中國上千年的傳統社會(huì )中,朝廷直接任命的官吏最低只到達縣級,在地域遼闊、自然和社會(huì )狀況千差萬(wàn)別、信息傳遞手段相對落后的鄉村地區,社會(huì )生活的正常進(jìn)行,基本上依靠的是帶有某種“鄉村自治”性質(zhì)的運作機制。鄉村的各種公共事務(wù),包括防疫、慈善、教育、水利、訴訟或調解、道路修筑、鄉村規劃、處理村際關(guān)系等等,都是依靠村落內部的鄉紳階層、家族和信仰組織,以及風(fēng)俗習慣等來(lái)維持的。當然,我們不能把傳統鄉村社會(huì )描述為田園牧歌式的世界,歷朝歷代也有許多對于鄉村內部政治壓迫和經(jīng)濟剝削的批評和抗議行動(dòng),但不能否認的是,中國傳統農業(yè)社會(huì )能維持長(cháng)達數千年之久,中華文明能成為世界上唯一沒(méi)有中斷的文明,正是建基在這樣一種鄉村文化傳統之上的。有著(zhù)鄉村生活經(jīng)驗的人們都知道,傳統鄉村里長(cháng)幼尊卑的關(guān)系、鄉村公共事務(wù)的處理、村際關(guān)系的協(xié)調等等,都是根據禮治的習慣和傳統來(lái)處理的。宋代以后,隨著(zhù)文字在鄉村的普及,包括《朱子家禮》在內的帶有儒家意識形態(tài)色彩的有關(guān)家族和鄉村日常生活禮儀的讀本也越來(lái)越常見(jiàn),成為鄉紳們規范自身與所在鄉族行為的標準,也成為他們解釋各種禮儀活動(dòng)的正統性和合法性的依據!渡钕x門(mén)王氏家則》正是這樣的范本:“著(zhù)為《家則》一集,以貽厥子孫。其類(lèi)凡九:首之以敬先,謂思所以報本也;次之以務(wù)本,謂行莫先于孝悌忠信也;又次之以惇禮,謂衣食、冠婚、喪祭必有其恒也;又次之以厚生,謂布帛、菽粟必欲其弗匱也;又次之以防范儆戒,謂以禮義維持勉其為善而禁其不善也;又次之以睦族恤眾,謂推親親仁民之心將以為憑為翼也;又次之以規余,謂諸類(lèi)不能盡者則列之于此也。其齊家修身之道可謂至矣!”細讀本書(shū)“附錄”的九類(lèi)一百八十四條《家則》,儒家意識形態(tài)在其中的絕對主導地位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         從王朝的角度看來(lái),通過(guò)文教事業(yè),使儒學(xué)的理念和意識形態(tài)得以一代又一代地傳承;通過(guò)科舉考試的機制,讓世代交替自然而然地發(fā)揮作用,使孝、悌、忠、信、禮、義、廉、恥之類(lèi)的觀(guān)念深入人心;“使百世下聞風(fēng)起懦,維千秋綱常于不墜”,是達致國家長(cháng)治久安最穩固可靠的途徑,即使這樣的過(guò)程看起來(lái)似乎有點(diǎn)緩慢。但有意思的是,由于科舉制度的千年發(fā)展,以文教的方式傳播“禮法”和“禮儀”的責任,在傳統鄉村地區更多的是由家庭、宗族、社學(xué)、義學(xué)等基層社會(huì )組織來(lái)承擔的!缎裆茫航虾眉绎L(fēng)》就記載了許多旭升堂王氏族人興辦教育的事例,如第五世子孫王齡“于居室外營(yíng)構別墅,名曰雙桐書(shū)屋,延師以訓其子,而自外來(lái)肄業(yè)者常數十人,得所成就甚多”;而利用祠堂作為教學(xué)場(chǎng)所更是常見(jiàn)的做法,第六世子孫王可儀的《啟四百五輝山公傳》,就記錄了嘉慶元年(1796)邑庠生王祖瑺在王氏宗祠設館課徒的情況:“嘉慶丙辰歲,設館宗祠中,余弟從之游。而公泰岳張泰卿先生精音韻,嚴點(diǎn)畫(huà),于四書(shū)六聲詳審細密。公得其傳,余亦受公講論之益不少”;嘉慶十五年(1810),該族又有興建“家塾”的舉措:“嘉慶庚午歲,吾族創(chuàng )建家塾既落成,此父兄不殫竭蹶襄事以培養其子弟者也,此子弟所由邑勉奮興以求仰副父兄之期望者也”;旭升堂族人中讀書(shū)有成者,也有從事教育的,如第八世子孫恩貢生王興謨“應東道之聘,馬帳高懸,生徒遠集,敦師道,整學(xué)規,分次序,嚴課程,參透詩(shī)書(shū)之奧義,裁成制藝之宏章,大以成大”;在這樣的氛圍之下,女性也重視子孫的教育,如曾任儒學(xué)訓導的同縣人朱興悌在為王齡之母所作《深溪吟為王夢(mèng)九齡母氏黃太孺人賦》中,就這樣描述這位二十六歲開(kāi)始守寡育孤、六十歲時(shí)奉旨建坊旌表的老婦人的德行:“青箱課學(xué),書(shū)味沉酣!

           家族重視教育的直接動(dòng)因,當然與功名有關(guān)。深溪旭升堂王氏注重督課子孫,其效果是明顯的,從清康熙年間的王繼祥開(kāi)始,王守中、王祖源、王志楓、王舟、王可嘉、王思兼、王興豪連續八代中秀才,在地域社會(huì )長(cháng)期保持威望和影響力。而取得功名的宗族成員,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官府與百姓之間具有雙重身份的“代理人”,在鄉村社會(huì )擁有某種具有“合法性”的控制權。例如,旭升堂七世子孫、邑庠生王思兼“秉性忠直,為人慷慨。里闬哄斗,質(zhì)之于公,公必力為排解,據理直斥,柔則不茹,剛亦不吐。與族叔祖蕓巖公同總理祠事幾近二十年,人以公直任之而不疑,公亦以忠勤自矢而不茍”;清末民初王興謨“不忍宗祖之餒而召集祭會(huì ),思免鄉鄰之械斗排解紛爭,其事之卓卓昭人耳目者,尤為指不勝屈”。然而,文教對傳統鄉村社會(huì )更為深刻的影響,仍然在于通過(guò)對蒙學(xué)教材和“四書(shū)五經(jīng)”的記誦與宣講,讓以儒學(xué)為中心的王朝正統意識形態(tài)得以深廣流播,從幼童開(kāi)始就潛移默化地深入人心!缎裆茫航虾眉绎L(fēng)》記錄的許多事例,描述的都是這樣的情況。清代族內多位女性因守節撫孤而奉旨建坊旌表,也是一個(gè)側面的例證。

           行文至此,筆者還想就傳統“禮教”與現代鄉村振興的關(guān)系,談一點(diǎn)淺見(jiàn)。筆者在華南鄉村從事田野調查三十余年,越來(lái)越體會(huì )到,許多歷史上在鄉村穩定、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發(fā)揮過(guò)作用的文化傳統和運作機制,還是值得當代人認真重視并善加利用的。在鄉下調研的時(shí)間越長(cháng),就越發(fā)感到中國傳統鄉村的文化傳統,與建立在科學(xué)理性和民主制度基礎上的近代社會(huì )理想,是有可能和諧相處、相得益彰的。文化傳統可以轉化為政治資源,在鄉村振興、保持農村和諧穩定發(fā)展的努力中,尊重鄉民的風(fēng)俗習慣,保護并善于利用鄉村固有的文化傳統對現代鄉村振興來(lái)說(shuō),可以自然而然地收到事半功倍之效。而且,鄉村振興中的文化建設,也只有植根于本土深厚的民間文化土壤,才可能真正達致穩固國家長(cháng)治久安根基的目標。珍惜和保護鄉村文化傳統,讓子孫后代有更多機會(huì )體驗“留得住鄉愁”的境界,就是在維護民族的文化遺產(chǎn)。其實(shí),存在著(zhù)巨大地域差異的鄉村社會(huì )所存留的豐富多彩的本土文化傳統,正在為新時(shí)期民族文化的振興提供源源不竭的思想源泉。希望各位讀者也能從這樣的角度,去體驗和理解本書(shū)的現代文化意義。

           是為序。

        學(xué)術(shù)特色

           第一

           文字注釋和史料考證相結合。既重視詩(shī)文中疑難字、詞、典故的注釋?zhuān)种匾暭易迨妨系你^沉,以便幫助讀者讀懂、讀通原文。

           第二

           宗譜資料的大量運用。本書(shū)超過(guò)一半的詩(shī)文,來(lái)自各家的家譜。尤其是涉及的幾百個(gè)人物的生平事跡,國史和方志里都沒(méi)有記載,主要來(lái)自各家宗譜。

           第三

           對于姓名文化的考證。古代有身份的人,都有名與字,相互之間存在一定的內在關(guān)聯(lián),作者在注釋里作了考證,以加深讀者對中華傳統文化的了解。

        作者簡(jiǎn)介

           王向陽(yáng),男,1968年5月生,浙江省浦江縣人。1986年到1990年,在杭州大學(xué)中文系古典文獻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習,獲文學(xué)學(xué)士學(xué)位。1990年到1993年,在杭州大學(xué)中文系漢語(yǔ)史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習,獲文學(xué)碩士學(xué)位。曾任《市場(chǎng)導報》社總編助理,現任浙江省市場(chǎng)監管數字傳媒中心咨詢(xún)委員,主任記者。

           現為中國散文學(xu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中國戲劇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中華詩(shī)詞學(xu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浙江省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浙江省散文學(xué)會(huì )理事。著(zhù)有鄉土散文集《六零后記憶》《最喜小兒無(wú)賴(lài):一個(gè)六〇后的成長(cháng)史》《鄉愁中國》《手藝:漸行漸遠的江南老行當》,戲曲隨筆集《戲劇的鐘擺》《梨園趣聞錄》,舊體詩(shī)集《泥絮集》,人物傳記《天下無(wú)石》。

           代表作《手藝:漸行漸遠的江南老行當》獲得《光明日報》等幾十家報刊刊發(fā)書(shū)評,新華網(wǎng)等上百家網(wǎng)站轉發(fā)書(shū)評,入選廣西師大出版社2017年十大好書(shū)、2017年度廣西好書(shū),入圍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全民閱讀辦公室主辦的“大眾喜愛(ài)的50種圖書(shū)”,獲得第九屆全國書(shū)籍設計藝術(shù)展銅獎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時(shí)間:2023-09-04 來(lái)源:中山大學(xué)出版社微信公眾號
        作者:中山大學(xué)出版社 編輯:劉卓文
        欧美性爱网,未满十八岁禁止入内,起碰免费公开97在线视频人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