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t200d"><optgroup id="t200d"><tbody id="t200d"></tbody></optgroup></pre>
      1. 追憶溫州日報、溫州僑鄉報原總編輯周紀宣先生

        報人襟懷總無(wú)垠

        ——追憶溫州日報、溫州僑鄉報原總編輯周紀宣先生

           獨家新聞·八字秘訣

           驚聞周總逝世,不勝哀惋之至。

           我于1993年5月18日入職溫州僑鄉報,時(shí)任總編輯就是周紀宣老總編。過(guò)往和他相處的點(diǎn)點(diǎn)滴滴,不斷浮上心頭。

           他深?lèi)?ài)報社——

           1995年,對溫州僑鄉報而言,注定是一個(gè)不平凡的年份。這年,報社醞釀著(zhù)增期改刊。

           從年初開(kāi)始,周總等報社老總們面對全國風(fēng)起云涌的報業(yè)改革,心急如焚:報社要么改革,從周報擴增至周四或周五報,謀求蝶變;要么按兵不動(dòng),等待自然淘汰。他們最后決定,改革是唯一出路。

        溫州僑鄉報改版期間,周紀宣主持通訊員會(huì )議

           時(shí)任省新聞出版局報刊出版處處長(cháng)跟周總很熟悉,但他得知溫州僑鄉報要增期改刊后說(shuō):“老周都是快退休的人了,還搞什么改版。增期改刊風(fēng)險很大,搞不好會(huì )敗走滑鐵盧,晚節不保!”

           是啊,周總在接近退休時(shí),仍堅持改擴版,絕對不是為他自己考慮,真的是為僑鄉報的未來(lái)著(zhù)想,為溫州的外宣和新聞事業(yè)著(zhù)想。

           經(jīng)過(guò)不懈努力和爭取,省新聞出版局在1995年上半年,審批通過(guò)溫州僑鄉報增期改刊報告,報國家新聞出版署審核備案。

           1996年元旦起,溫州僑鄉報從每周一期改為每周五期,接近日報。周總親力親為,主導推出“浙南閩北”“紅綠燈”“個(gè)體之聲”等專(zhuān)刊專(zhuān)版,報社迎來(lái)“鳳凰涅槃”“華麗蝶變”,這也為溫州僑鄉報乃至后來(lái)的溫州都市報的騰飛打下了堅實(shí)基礎。

           他酷愛(ài)新聞——

           “鐵肩擔道義,妙手著(zhù)文章”,這在周總的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。

           每次編前會(huì ),周總都親自參加。先是記者各自報題,大家商議是否值得采寫(xiě),然后周總會(huì )拿出一小筆記本,向記者布置一大串選題,讓大家“認領(lǐng)”。他酷愛(ài)新聞,很關(guān)注身邊的新聞,凡是值得做報道的題材,他都會(huì )及時(shí)記在隨身帶的筆記本上。

           周總偏愛(ài)獨家新聞。對于獨家新聞,他提倡八字秘訣:記者罕至,讀者罕知。記者罕至的地方,那邊發(fā)生的事,讀者自然罕知,也往往蘊藏著(zhù)獨家新聞。每次編前會(huì )上,他幾乎都會(huì )強調“記者罕至,讀者罕知”,這八字秘訣也深深烙刻在記者心中。

           在八字秘訣指導下,我們采寫(xiě)了一系列獨家新聞。印象深刻的有本人采寫(xiě)的《歷史陣痛之后的沉思——柳市新舊大王采訪(fǎng)錄》、繆磊探訪(fǎng)東海油田采寫(xiě)的《與海共舞》等新聞稿件。這些都是獨家新聞,且均由周總點(diǎn)題。

           這里特別要提的是,當時(shí)周總年近六旬,1997年就要退休,但他每天都要值夜班,親手編輯稿件,手把手指導新人編輯,統籌版面安排。這種情形,報業(yè)史上少見(jiàn)。

           他珍愛(ài)人才——

           1995年8月,溫州僑鄉報第一次大規模向社會(huì )公開(kāi)招聘記者編輯和校對人員。試卷是周總委托復旦大學(xué)新聞系老師出的,他一再交代考卷要著(zhù)重測試應考者的“應知應會(huì )”能力。

           記得,當時(shí)試卷有一道題,文字說(shuō)明是:“某校大掃除,有學(xué)生在水井里打撈起一塊上海牌手表,完好無(wú)損還能走針。該表是學(xué)校某位老師在一年前不慎丟到水井里的。于是失主寫(xiě)了一封表?yè)P信給報社。問(wèn):作為編輯記者,你如何處理這封群眾來(lái)信?”當時(shí)很多人的處理意見(jiàn)是刊登表?yè)P學(xué)生拾金不昧的精神。

           當時(shí)一名考生的答案是:一塊上海牌手表掉進(jìn)水井,這么久居然毫發(fā)無(wú)損,說(shuō)明質(zhì)量好!當時(shí)國人以崇洋貨為榮,上海牌手表事件,說(shuō)明國貨不比洋貨差,要好好采訪(fǎng)此事,弘揚國貨,引導消費理念。

           后來(lái)錄用面試時(shí),周總說(shuō)這名考生差點(diǎn)是“漏網(wǎng)之魚(yú)”,因為其他幾道答題他完成得不理想,唯獨這道題他是答得最好的。周總等考官認為其有新聞眼,所以破格錄取。

           對于新人,周總善于提攜,不吝贊美。有一次,記者李伊琳為了采寫(xiě)“清道夫”的工作狀況,跟隨清潔工爬到下水道里,堅持在“臟亂差”的環(huán)境里采訪(fǎng)近一個(gè)小時(shí),稿件見(jiàn)報后好評如潮。周總對她百般贊賞,多次在會(huì )上予以肯定,贊她一個(gè)小姑娘,不怕臟不怕累,這是做記者最值得弘揚的敬業(yè)精神。(周景飛)

           推薦信·領(lǐng)路人

           驚聞我的恩師原溫州僑鄉報總編輯周紀宣逝世,我倍感悲痛。

           我最后一次見(jiàn)周總,是三年前的老同事聚會(huì ),會(huì )后我將他送回家,一路上我們邊走邊聊。當時(shí)的場(chǎng)景,仿佛就在昨天。原本近期想去看看周總,想不到他就這么匆匆走了。

           我與周總結緣,還得從1996年10月進(jìn)入溫州僑鄉報說(shuō)起。當年,我的恩師遼寧日報原總編輯、遼寧省記協(xié)原主席趙阜,寫(xiě)了一封推薦信給浙江省記協(xié)主席江坪老師,向其推薦我。江坪老師和周總也是故交,他和我說(shuō),周總辦的溫州僑鄉報很有特色,深受市民喜歡,到僑鄉報能學(xué)到不少本領(lǐng),于是他也寫(xiě)了一封信給周總推薦我。周總收信后收下了我,從此領(lǐng)著(zhù)我走上了新聞道路。

           遺憾的是,1997年3月,周總退休了。雖然我們在報社相處時(shí)間只有幾個(gè)月,但還是留下很多美好的回憶,其中最難忘的是他第一次指導我修改稿件。

           我剛到報社,由于環(huán)境不熟悉,寫(xiě)稿不多,周總就叫我多到鄉下走走,說(shuō)只有把心沉到基層,才能抓到鮮活的新聞。1996年11月下旬,我去泰順采訪(fǎng),那時(shí)交通不便,從溫州市區乘車(chē)到泰順要四五個(gè)小時(shí),山路十八彎,不少人都坐吐了。到泰順后,我發(fā)現晚上有很多人在縣郵電局排隊打長(cháng)途電話(huà)。泰順是山城,當時(shí)是貧困縣,這么多人排隊打電話(huà),這里面肯定有新聞!于是,我從這個(gè)現象入手,深入采訪(fǎng),第一時(shí)間成稿交給周總。

           周總修改得很仔細,連標點(diǎn)符號都一一修改,并幫我取了“山民紛紛闖世界 夜間最忙是電話(huà)”的標題。稿件改好后,他又耐心地給我講解修改原因,以及采訪(fǎng)技巧等。后來(lái)這篇稿件刊登在1996年11月26日僑鄉報的報眼位置。見(jiàn)報后,周總表?yè)P我對新聞?dòng)忻舾行,并鼓勵我多多下鄉,去發(fā)現鮮活新聞,稿件可以直接拿給他看。

        1996年11月26日溫州僑鄉報刊登的《山民紛紛闖世界 夜間最忙是電話(huà)》

           周總的辦報理念,對新聞的熱愛(ài)、嚴謹等,都讓我受益無(wú)窮。他退休后,也一直關(guān)心我的新聞事業(yè)。我遇到什么問(wèn)題,跑去請教他,他總是熱情指導。

           逝者長(cháng)眠,我輩常念。我感覺(jué)周總雖然離去,但沒(méi)有走遠,一直鼓勵著(zhù)我為新聞事業(yè)努力工作,鞠躬為民服務(wù)。(陳忠)

           一封信·兩本書(shū)

           2月20日上午,我一到辦公室,就聽(tīng)到了老報人周紀宣老總編逝世的消息,深感痛惜。兩年多前的那一幕記憶猶新,令我感動(dòng)。

           2020年5月28日,《溫州報業(yè)》刊登了一篇人物專(zhuān)題,說(shuō)的是我的從業(yè)經(jīng)歷。7月6日,我收到了周紀宣老總編的一封手寫(xiě)的信,和他寫(xiě)的兩本新聞類(lèi)書(shū)籍——《追尋新聞美學(xué)價(jià)值》和《守望明天》。發(fā)黃的信紙上印著(zhù)“浙南日報”四個(gè)字,仿佛一下子帶我穿越了時(shí)空,體會(huì )到老報人對讀者最真、最純的感情。

        周紀宣寫(xiě)給葉鋒的信

           周總在信的開(kāi)頭這樣寫(xiě)道:葉鋒同志,您好!

           一句“您好”,一下子戳中了我的心。一位老報人,一位老領(lǐng)導,面對小輩,卻如此謙遜、如此可親。

           他在信中這樣勉勵我:今天從《溫州報業(yè)》上看到了您的文章,十分高興。在當今的報業(yè)環(huán)境下,當一個(gè)熱愛(ài)專(zhuān)業(yè)、忠誠專(zhuān)業(yè)精神、堅持專(zhuān)業(yè)操守、富有專(zhuān)業(yè)潛質(zhì)的年輕好記者,十分難得,十分寶貴,是我們老一輩新聞?dòng)浾叩南M鸵劳小?/p>

           信件落款是:老同事周紀宣。

           當時(shí),我讀完這封信,落淚了。我與周總未曾見(jiàn)過(guò)面。80多歲的他,仍然關(guān)注著(zhù)溫州的新聞事業(yè),時(shí)刻不忘鼓勵和關(guān)愛(ài)年輕記者。這種對新聞的熱愛(ài)和赤誠,讓我感動(dòng),更讓我敬佩。正如周總在《追尋新聞美學(xué)價(jià)值》這本書(shū)中所寫(xiě)的:有人說(shuō)“新聞只有一天生命”,但新聞如果具有“真、善、形象美”這三方面的美學(xué)價(jià)值,它將是生命之樹(shù)常青。

           老報人對新聞的真和愛(ài)、對讀者的善和誠,使我們的新聞之樹(shù)常青,也使我們年輕一輩受益匪淺。

           2020年,我參加了溫州市新聞界“好記者講好故事”演講比賽,以此為主題,講述了周總和我的這段故事,贏(yíng)得了評委們的共鳴,多位專(zhuān)家眼含熱淚。我獲得了此項比賽二等獎。

           這封信,兩本書(shū),我一直珍藏著(zhù)。這幾年,我一直牢記周總的教導,努力追尋新聞的美學(xué)價(jià)值,和新聞同行守望明天,不負韶華。(葉鋒)

        《溫州都市報》2月23日版面截圖

         

        時(shí)間:2023-02-23 來(lái)源:溫州都市報
        作者:溫州市記協(xié)供稿 編輯:劉卓文
        欧美性爱网,未满十八岁禁止入内,起碰免费公开97在线视频人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