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(chuàng )號百天 原創(chuàng )集結 《筆墨當隨時(shí)代》出版

   從今年5月30日上線(xiàn)算起,“浙江宣傳”和大家一起走過(guò)了近半年。

   在這樣不算短也不算長(cháng)的日子里,我們打算給自己“整點(diǎn)活”——出本書(shū),名字叫做《筆墨當隨時(shí)代》,其中收錄了創(chuàng )號一百天內發(fā)出的202篇原創(chuàng )文章。

   有網(wǎng)友說(shuō),“作者個(gè)個(gè)文采飛揚,文章讀著(zhù)有味,我每期必讀,長(cháng)知識!币灿腥苏f(shuō),“這個(gè)公眾號的文章都很精彩!能否建議有關(guān)單位將文章定期整理成冊,并成書(shū)以饗讀者?也許紙媒能留下更深刻的歷史記憶!

   這本書(shū),既可以看作對一些網(wǎng)友留言的回應,也是希望我們的文章被更多人看見(jiàn)。今天下午,廣大讀者就能在杭州博庫書(shū)城文二路店以及新華書(shū)店的慶春路、解放路門(mén)店與它見(jiàn)面,天貓、當當、京東等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都有預售鏈接。

   一 為啥要出書(shū)?

   子曰,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;太史公曰,亦欲以究天人之際,通古今之變,成一家之言;《文心雕龍》有言,是以君子處世,樹(shù)德建言;司馬溫公則說(shuō),鑒前世之興衰,考當今之得失,嘉善矜惡,取得舍非……

   我們編寫(xiě)《筆墨當隨時(shí)代》,雖不及立言立名的宏愿,但也有自己的考量,或許更像《文選序》里說(shuō)的那樣:文之時(shí)義,遠矣哉!

   一百天里,我們見(jiàn)證了文字的力量,看到了機遇所在。

   出書(shū),是為了讓我們的理念更可感可知!豆P墨當隨時(shí)代》不是簡(jiǎn)單地把文章歸集起來(lái),而是通過(guò)一頁(yè)頁(yè)富有觸感的紙張,鐫刻筆墨和思想,向更多人傳遞“浙江宣傳”公眾號“說(shuō)人話(huà)、切熱點(diǎn)、有態(tài)度”的辦號理念。我們希望通過(guò)這本書(shū),給廣大探尋改革出路的媒體人帶去一些觸動(dòng)和啟發(fā),給尋找精神食糧的讀者提供一個(gè)選擇,用好作品不斷讓主流聲音在輿論場(chǎng)傳得更廣。

   出書(shū),也是為了在時(shí)代大潮中激起一朵浪花。文章合為時(shí)而著(zhù)!罢憬麄鳌钡囊黄恼,都是一次次緊隨時(shí)代、書(shū)寫(xiě)時(shí)代的奔跑。書(shū)名取作《筆墨當隨時(shí)代》,想表達的是,想要生產(chǎn)好的內容,首先得看到時(shí)代、認識時(shí)代、胸懷時(shí)代,踩準時(shí)代鼓點(diǎn)、切入時(shí)代截面、回應時(shí)代關(guān)切,用創(chuàng )作去回饋時(shí)代所需、推動(dòng)時(shí)代進(jìn)步。

   出書(shū),還是一次銘刻與激勵!罢憬麄鳌辈皇菐讉(gè)人的思想獨舞,而是一群人的智慧聚合。書(shū)中收錄的文章,主要來(lái)自于一群思想活躍、充滿(mǎn)活力的年輕人。我們對每一篇文章都進(jìn)行確權,署上他們的名字,讓他們擁有更多的獲得感和自豪感。也希望通過(guò)這樣一個(gè)載體,讓更多人隔著(zhù)紙頁(yè),給他們點(diǎn)個(gè)小小的贊。同時(shí),我們更希望借助這本書(shū),吸引更多有思想、有熱情的人關(guān)注我們、參與我們,在一個(gè)開(kāi)放的舞臺上馳騁思想、碰撞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   博爾赫斯說(shuō),假如世上真的有天堂,那一定是圖書(shū)館的模樣。對于很多熱愛(ài)閱讀的人而言,書(shū)籍始終具有永恒的感染力、永久的生命力。我們創(chuàng )辦“浙江宣傳”,說(shuō)人話(huà),說(shuō)大眾聽(tīng)得懂的話(huà),說(shuō)有共情共鳴的話(huà),本身沒(méi)有太多技術(shù)含量。與其說(shuō)是一次突破創(chuàng )新,不如看成是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向著(zhù)宣傳初心的一次“回歸”。而我們此時(shí)選擇出本書(shū),也可以看作是對傳統閱讀方式的“回歸”,這不是對紙媒時(shí)代的回首致意,相反,是向著(zhù)讀者需求的“再出發(fā)”。

   二 出書(shū),我們的誠意很足。

   《筆墨當隨時(shí)代》兩冊共47萬(wàn)字,收錄202篇原創(chuàng )文章,涵蓋理論洞見(jiàn)、傳統文化、媒體銳評等多個(gè)領(lǐng)域,全面呈現了“浙江宣傳”公眾號內容的模樣。

   編好這樣一本有分量的書(shū)不容易,從移動(dòng)小屏到紙質(zhì)書(shū)籍,再到電子書(shū)刊和音頻文件,這個(gè)過(guò)程也并不是“Ctrl+C”“Ctrl+V”那樣簡(jiǎn)單。

   盡管書(shū)稿是現成的,但書(shū)稿中涉及不少引文、人名、地名、文件名、會(huì )議名、統計數據、歷史知識點(diǎn)、歷代古詩(shī)文等。為了保證質(zhì)量和準確度,我們以最嚴的標準,進(jìn)行了多輪細致的核查工作。

   此外,熟悉“浙江宣傳”的朋友們知道,在創(chuàng )號初期,我們的文章沒(méi)有配套的音頻。我們也曾想,哪怕“嗓子冒煙”,也未必能配完補齊,不如姑且作罷?赊D念一想,從公眾號的第一篇文章開(kāi)始,我們就把竭盡所能作為標準,即使再難也值得一試。于是,30多人的團隊投入到音頻書(shū)的制作之中,全情投入地進(jìn)行錄音。202個(gè)音頻文件往返于主播與編輯之間,并最終轉化為一個(gè)個(gè)二維碼,與隨書(shū)附贈的書(shū)簽一道,滿(mǎn)載誠意而來(lái)。

   從萌生出書(shū)想法到新書(shū)出版,我們努力做到精益求精,只為讓讀者的閱讀體驗能更好些。一如我們的許多文章,借著(zhù)星輝斑斕奮筆疾書(shū),披滿(mǎn)一夜星辰,卻也始終對質(zhì)量有著(zhù)不變的追求。

   三 “浙江宣傳”百日文集的最大特點(diǎn),就是全文收錄、不刪不減、原汁原味,如實(shí)呈現文章全貌。

   我們深知,里面的文章并非十全十美,有的思想還比較稚嫩,有的文筆還不夠老練,也曾猶豫是否要做些潤色刪改。但我們更看重的、更追求的,是真實(shí)。這些文章是“浙江宣傳人”特別是年輕人的“真心話(huà)”,反映了作者的真實(shí)思考,凝聚著(zhù)我們的真情實(shí)感。

   這本書(shū),既“一以貫之”,又“和而不同”。所謂“一”,就是“浙江宣傳”始終秉持的“說(shuō)人話(huà)、切熱點(diǎn)、有態(tài)度”。與此同時(shí),又涉及不同領(lǐng)域,各具風(fēng)格特色。

   在這里,你會(huì )讀到《歷史不會(huì )濃縮于一個(gè)晚上》的嚴密理性:“中國既不會(huì )落入圈套成為棋子,也不會(huì )為了一顆棋子掀翻整個(gè)棋盤(pán)!睍(huì )讀到《嘲諷“小鎮做題家”是一個(gè)危險信號》的正氣骨氣:“有夢(mèng)想誰(shuí)都了不起,每個(gè)努力拼搏的普通人,都不應該被鄙視和嘲笑!币矔(huì )讀到《霉干菜為什么叫“博士菜”?》的溫情暖意:“霉干菜的氣味是最熨帖的熨斗,總能把游子因為刻骨鄉思引發(fā)的心靈褶皺細細撫平!

   我們知道,在這個(gè)快節奏時(shí)代,讀者的注意力是有限而寶貴的,必須信息“嚴選”。為方便大家閱讀,我們在每篇文章前精心設置了“金句板塊”,摘取文章最精華的句子,用不同字體區分,讓觀(guān)點(diǎn)一目了然。

   另外,我們還充分考慮到讀者的多樣化需求,變出了電子書(shū)、音頻書(shū)兩個(gè)“分身”。掃一掃書(shū)簽上的二維碼,就能隨時(shí)隨地在手機上閱讀、收聽(tīng)。飽含深情的文字和聲音,我們?yōu)槟銉A情奉上。

   我們盡了最大努力,將這本書(shū)送到你的案頭、你的指尖、你的耳邊。今天,《筆墨當隨時(shí)代》開(kāi)始預售,在“閱讀原文”附上鏈接,方便各位讀者獲取,也歡迎大家掃描下方二維碼,或者到其他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選購。

   若要品一紙書(shū)香,點(diǎn)一點(diǎn);若是喜歡讀屏閱讀,往回翻翻,也很好。不論哪種方式,您的喜愛(ài)與支持,都是“浙江宣傳”堅持向前的最大動(dòng)力。

 

時(shí)間:2022-11-24 來(lái)源:浙江宣傳
作者:之江軒 編輯:劉卓文